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着力推进消费主导的转型与改革(5点建议)(总第898期)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2-04-01

        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把扩大消费需求作为扩大内需的战略重点”。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提出,“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李克强副总理也一再强调,“扩大内需是最大的结构性调整”。我认为,这是十分重大的判断。从内外发展环境的变化趋势出发,未来几年,着力推进消费主导的转型与改革,既是短期政策的着力点,更是中长期转型与改革的战略重点。这里,简要提出以下5点建议。

     1. 要把提高消费率作为政府工作的重要约束性指标。提出这个建议是基于这样3点判断:一是我国正处于走向消费主导的历史机遇期,城市化、服务业发展均有1015个百分点的提升空间,消费需求正处于全面释放的历史拐点;二是如果居民消费潜力能够有效释放,最终消费率达到55%以上,未来1020年保持8%左右的经济增长是有很大可能的;三是能不能化不利为有利,因势利导,充分释放国内消费潜力,取决于政府能不能适应内外发展变化的客观趋势,坚定地推进消费主导的转型与改革。

    (1) “十二五”时期力争使最终消费率从48%左右提高到55%、使居民消费率从34%左右提高到45%,初步实现消费主导的目标。

    (2 2020年使最终消费率进一步提高到60%左右、居民消费率提高到50%左右,基本实现消费主导的目标。    

     2. 建议尽快改变投资结构。从短期看,投资对保增长是重要的。从中长期看,投资要有效地转化为消费,才能形成内在的增长动力。这就需要把投资有机地融入到消费主导的转型进程中。对此,提两条建议:

    (1)调整投资结构。按照需求结构变化的趋势,未来几年的投资,要加大以教育、医疗、保障性住房等为重点的公共性投资。

    (2)优化投资资金来源。要扩大民间资本投入,出台相关政策,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到教育、医疗、保障性住房建设等领域。    

     3. 建议本届政府任期内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拉动消费究竟难在哪里?我认为,我国消费率逐年走低的重要原因是收入分配改革的滞后。能否尽快破题收入分配改革,对走向消费主导具有牵动全局的决定性影响。对此建议:

    (1)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建议本届政府任期内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

    (2)建议相关部委高度重视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制定和出台,进一步明确工作的责任和时间表。

    (3)建议由国务院领导牵头,组成收入分配改革领导小组,指导和协调改革。   

     4. 建议以公益性为目标调整和优化国有资本配置。这些年,在做大国有资本方面取得重要成绩。需要提出的问题是:国有资本运营缺乏应有的公益性;盈利性国有资本的收租分红比例明显偏低。从公共产品短缺的基本国情出发,建议国有资本战略调整的重点,放在以公益性为目标调整优化国有资本配置上。具体建议是:

    (1)将经营性和公益性国有资本分开,并在此基础上实行分类管理。

    (2)逐步增大公益性国有资本的比重,并制定提出公益性国有资本一定比例的约束性指标。

    (3)尽快制定出台国有企业支付国有资源使用租金和利润分红的实施条例和法规,力争“十二五”末期收租分红比例达到2025%左右,为公共服务提供重要的财力保障。    

    5. 建议将农民工市民化作为城市化的战略重点。未来10年快速的城市化,将释放巨大的消费潜力。例如,城市化水平提高1个百分点,将拉动最终消费增长约1.6个百分点。当前,城市化发展的突出矛盾是尚未实现农民工市民化。提两点建议:

    (1)“十二五”让“农民工成为历史”。总体上说,“十二五”基本解决农民工市民化的条件初步成熟。应当尽快制定国家关于农民工市民化的行动方案和统一政策。

    (2)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实现农民工市民化。    

    概括地说,未来510年,我国面临着走向消费主导的重要历史机遇。在这个特定背景下,需要明确提出以消费为主导、以结构调整为重点、以公平与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二次转型与改革,努力在“消费主导、民富优先、绿色增长、市场导向、政府转型”等方面有实质性突破。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出席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的无党派人士、社科界委员联组会上的发言,201234日,北京。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