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共同选择(总第1073期)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11-18

  1个月前(6月16日),中改院与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欧洲政策研究中心在布鲁塞尔共同主办以“中欧自贸区:机遇与行动”为主题的国际论坛。1个月后的今天,中改院又与中国驻欧盟使团、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和欧洲之友,在海口联合举办第六届中欧论坛。

  当前,无论是英国脱欧公投,还是南海仲裁案闹剧,都充分反映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发生了深刻复杂的变化。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全球化、经济一体化面临着重大挑战:一是全球经济放缓,世界贸易增速明显下降,区域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面临新困局;二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区域经济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面临新挑战。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召开以“中欧经济转型:前景与机遇”为主题的第六届中欧论坛,我相信,本次国际论坛对深化中欧经济合作将产生积极影响。

   一、深化中欧经济合作需要中欧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1.贸易保护主义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新挑战。我认为,英国公投脱欧,不仅严重影响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大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性;而且客观上加大了贸易保护主义趋势。当前,全球正处于抵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促进贸易自由化进程的十字路口:选择得好,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新一轮全球化将促进全球经济持续增长;选择得不好,很有可能就是一场全球范围、没有赢家的贸易战,由此加大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当警惕。

  面对贸易保护主义兴起的严峻挑战,中欧应该采取共同行动,避免零和博弈,携手推进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双方不仅要在推进亚欧自由贸易进程和建设开放包容的亚欧大市场上做出表率,而且要携手推动全球投资贸易新规则向公平与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尤其要避免一些国家依托自身优势,制定排他性、歧视性贸易规则,表面上推进自由贸易,实质上制造新的贸易壁垒,把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排除在外。

  2. 服务贸易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重点。随着全球经济服务化趋势的明显增强,服务贸易已成为新一轮全球化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重要引擎。2001-2014年,全球服务贸易增速在大多数年份高于GDP增速和货物贸易增速,2015年全球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额比重达到1/5。随着服务贸易的加快发展,全球投资贸易的热点和重点转向服务贸易领域;全球双边、多边自贸协定谈判的焦点也转向服务贸易,以货物贸易为重点的“第一代”贸易规则正在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第二代”贸易规则升级。在这个趋势下,服务贸易已经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焦点所在。

  与此同时,由于服务贸易比货物贸易更直接涉及就业、民生等问题,服务贸易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重灾区。与货物贸易壁垒相比,服务贸易壁垒更具隐蔽性,壁垒消除更困难、更缓慢,这将不可避免地制约服务贸易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中欧应把扩大服务贸易合作作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重点,打破服务贸易领域的贸易壁垒,尤其是技术性贸易壁垒。

  3.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并适应全球自由贸易新趋势,中国新阶段的开放战略,我理解是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实现由以工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一次开放”向以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二次开放”转型,加快建立适应新趋势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这既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内在需求,也是中国扩大开放的重大选择。

  二、深化中欧经济合作需要尽快建立中欧自贸区 

  1.建立中欧自贸区是深化中欧合作的重大战略选项。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会见出席第18次中欧峰会的欧盟领导人时提出,中欧要用大智慧增强战略互信、用大视野拓展合作、用大胸怀化解难点问题。李克强总理提出,中欧双方共同努力,争取早日达成高水平的中欧投资协定并适时启动中欧自贸区可行性研究。

  建立自由贸易区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推进经济一体化的重要路径和载体。中欧建立自贸区,一方面,中国可以充分借鉴欧盟在服务业领域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发展现代服务业,实现经济转型升级的突破;另一方面,欧盟可以充分利用近14亿人的服务业大市场,实现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初步估算表明,如果2020年前初步形成中欧一体化的服务业大市场,当年中欧服务贸易总额将达到2000~2200亿欧元,占中国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将由2013年的13.2%提高到20%左右。

  2. 把握2020年的时间窗口期。从现在到2020年,是世界经济再平衡和中欧经济转型的关节点。未来5年,随着中国居民服务型消费需求的加快释放,中欧经济互补性明显增强;随着全球地缘政治的深刻复杂变化,中欧关系对全球和地区的安全、稳定、繁荣至关重要。这个时间窗口相当紧迫:中欧如何选择,的确需要大智慧、大视野、大胸怀;未来5年的中欧合作,需要在过去40年良好合作的基础上寻求“质”的突破。我认为,这个“质”的突破就是2020年正式建立中欧自贸区。欧盟委员会最近通过的《欧盟对华新战略要素》,虽然对中欧自贸协定谈判予以了更大程度的重视,但我认为,仍然难以适应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新形势。在英国脱欧的新形势下,欧盟坚守一体化进程,需要排除干扰,加快建立中欧自贸区,以形成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大市场、大格局。

  如何抓住2020这个“时间窗口期”,实现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突破,中改院的建议是:中欧双方应在年内、最迟明年达成框架协议,明确谈判目标、谈判主要内容、谈判时间框架、谈判机构以及早期收获计划。再用2年时间即2018-2019年,完成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等重点领域的谈判,同时加快收获早期项目成果。到2020年,双方签署全面协议。

  3. 合并中欧BIT与FTA谈判。我认为,这是2020年建立中欧自贸区的现实路径选择。当前,中欧正在推进BIT谈判。从实际进展看,中欧只谈BIT而不谈FTA,困难大且成果有限。中欧双方在BIT谈判中直接涉及到的服务贸易开放等分歧,需要在FTA的框架下解决。由于中欧BIT谈判实际上已经开始纳入部分服务贸易的内容,合并谈判具有现实可行性。并且,随着中国加快服务业市场的有序开放,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大趋势开始形成,合并谈判的条件比较成熟。为此,建议尽快合并推进中欧BIT谈判与FTA谈判。或者,争取在明年完成BIT谈判后,即公布启动中欧自贸区可行性联合研究。

  三、深化中欧经济合作需要共同推动结构性改革 

  1. 贸易保护主义的重要根源在于结构性矛盾。客观看,贸易保护主义是一个经济体体制内、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综合反映。以欧盟为例,劳动力市场僵化、某些制造业(钢铁等)技术更新缓慢、过度福利化等结构性矛盾突出,客观上削弱了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有些人寄希望于通过贸易保护主义保住增长、就业与福利。但从经济发展史看,如果结构性矛盾不消除,企业的竞争力不能得到明显提升,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长最终还会下降,从而就业和福利也不可持续。

  2. 把破题结构性改革作为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关键。建立中欧自贸区,需要中欧双方破解制约市场活力和企业创新的结构性矛盾,以提升企业竞争力。比如,中国需要深化以扩大服务业开放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推进以结构性减税为重点的财税体制改革;加快以监管转型为重点的监管变革等。欧盟需要推进劳动力市场改革;尽快放开对华高新技术出口管制;显著降低技术性贸易壁垒;推进劳务合作中的人员便捷流动等。

  3. 中欧要坚定地推进结构性改革。这既是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内在要求,更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治本之策。当然,推进结构性改革不可避免地触及既有的利益格局,从而面临巨大阻力。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国家希望通过适当削减福利减轻企业负担,但往往带来游行、罢工甚至社会骚乱。因此,包括欧盟在内的不少国家在结构性改革上长期难以有所作为。这就要求决策者着眼长远、坚定决心,务实推进结构性改革,以形成经济复苏和增长的新动力。

  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新挑战,中欧需要携手向前、深化合作。在这个进程中,中欧智库责无旁贷。在此,我就加强中欧智库合作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尽快对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的新趋势、新挑战以及战略应对等开展联合研究。

  第二,尽快就建立中欧自贸区涉及的重大问题开展联合研究。

  第三,继续办好中欧论坛,并以此为重要平台,加强智库间的对话交流。

  第四,争取多方支持,设立中欧智库合作研究基金。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