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郑新立:以结构转换释放经济增长新动能(总第1093期)

作者:郑新立  时间:2016-11-18

  前不久刚刚闭幕的G20杭州峰会达成了共同应对挑战、促进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的共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最高时达到了50%,最近这几年,贡献率也在20%以上。所以,全球都把经济复苏的希望放在中国,中国也不负众望,正在致力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结构的转换释放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一、经济结构转换是形成新的发展动能的源泉

  从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史来看,我们之所以能够在30多年的时间内经济年均增长速度达到9%以上,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原因就在于,我们不断通过深化改革,实现了经济结构的转换,不断释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30多年来,我国经济结构经历了三次大的结构转换。

  第一次结构转换,是在上世纪80年代推行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并伴随乡镇企业崛起,带动了国民经济的起飞。

  第二次结构转换,是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通过推进以国有企业改革为中心的宏观管理体制改革和四大支柱产业的振兴(这四大支柱产业分别是电子机械、石油化工、汽车制造和建筑业,这四大支柱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由8%迅速提高到25%以上),带动了经济的腾飞。

  第三次结构转换,是在进入新世纪之后。通过发行国债,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我国经济出现了长达10年两位数的黄金增长期。在这一时期,我国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实现了从零起步到世界第一,我国的大学招生人数增长了10倍以上。

  二、推进城乡一体化释放经济增长新动能

  当前,我国经济又面临着新的结构转换任务。经济下行已经持续了6年,好在今年第三季度已经稳定,实现了止跌。下一步,能不能够实现回升,保持较长时间内较快的增长速度,关键是实行新的结构转换,这个转换的中心,我认为就是推行城乡一体化的改革和发展,改变目前农村发展严重滞后于城市的局面。现在城乡居民收入是2.7:1,农村的发展特别是中西部的农村,仍然严重滞后于东部地区和城市。城乡一体化的改革,可以释放出农业现代化的潜力;释放出新农村建设的巨大潜力;释放出农民工市民化的巨大潜力。这三个潜力的释放,将对经济发展形成巨大的推动力。这对于我国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对于避免中国经济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我的计算是:到2022年我国人均GDP达到1.2万美元,就可顺利地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具有关键性的意义。现在,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改革需要破除一些思想障碍和认识的误区,重点是推进以下三个方面的改革。

  一是落实农户对农村土地的法人财产权。使承包地、宅基地和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成为商品,使用权可以流转、可以抵押、可以担保。这是农村最重要的资源,实现土地的商品化,使土地能够进入市场。

  二是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建设用地市场。我国有2.8亿农民工,基本上是由中西部地区流向沿海地区,现在沿海地区对城市建设用地需求比较大,中西部的这些农民工退出农村的宅基地,可以节约出大量的建设用地,这个指标要转移到沿海地区使用,这就必须建立全国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也就是说,要把现在重庆成功实施的地票市场改革经验推广到全国,要建立全国统一的地票市场。这样满足农民工进入城市落户购房对建设用地的需求,建设用地满足了,城市过高的房价也就降下来了。

  三是要使农民工能够享受到在城市的各种公共服务。跟现在的市民一样,在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保障等方面跟城市的市民一样享受到城市能够提供的公共服务。

  进行这些改革,是一场革命,要破除一些认识上的误区。通过这些改革,我国将释放城乡一体化的巨大潜力,同时,我们还要释放其他新的动力。比如说,我们通过推行PPP的模式,也就是政府与企业合作的模式增加公共产品的供给。通过费改税为第三产业的发展创造一个好的环境。通过鼓励创新、创业提高自主创新的能力。通过这些改革也能够释放出三种新的发展动力。但是,这三种动力无法跟城乡一体化相比,因为城乡一体化将成为未来10年我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所在。

  同时,我国的发展也离不开国际社会的支持,特别是建立一个跟世界各个国家平等的、便利的投资贸易环境。比如说,我国的外汇储备已达3万多亿美元,3万多亿不能主要拿来买美国的国债,而是要进行海外投资,这时需用要提供便利的环境下为支撑。最近出现一个案例非常典型,中国福建的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并购了德国的一家小公司德国的公司濒临倒闭,双方已经达成了并购意向,突然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冒出来说,这家公司生产的二极管既可以民用也可以军用,阻挠并购协议的签署。德国的经济部屈服了,把原来已经批准的协议收回重新审核。由于中情局有另外的意图,德国公司的竞争对手就是美国的一家公司,如果德国公司在中国市场迅速发展起来,对美国公司而言就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我想,德国会站在德国企业的立场上,公平地对待这件事。现在德国对中国的投资已经达到了600亿欧元,中国对德国的投资只有30亿欧元,德国对中国的投资是中国对德国投资的20倍,德国应当对中国到德国投资持欢迎的态度。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