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以中欧自贸区形成中欧合作大市场(总第1101期)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12-30

  中改院自2015年以来开始围绕中欧自贸区进行研究,今年5月形成了研究报告《中欧自贸区——2020:深化中欧合作的重大选项》。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去了七、八次欧洲,不断就这件事情与欧盟的智库、学者、官员进行交谈。

  我认为,在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法德等欧盟核心国右翼势力走强从而导致明年大选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的形势下,尽快建立中欧自贸区,不仅是个重大选择,而且也是深化中欧合作的务实选择。

  我想就中欧自贸区提出四个问题与各位探讨:

  一、为什么提出要把2020作为建立中欧自贸区的重要时机? 

  1.从现在到2020年,是世界经济再平衡和中欧经济转型的关节点。

  2.随着中国居民服务型消费需求的加快释放,中欧经济互补性明显增强,现在到2020年,中国经济转型趋势蕴含中欧合作的巨大潜力。

  3.随着全球地缘政治的深刻复杂变化,中欧关系对全球和地区的安全、稳定、繁荣至关重要。

  从变化看,2017年的世界和欧盟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由此,中欧需要在未来几个月内有实质性动作,尽快达成框架协议,明确谈判目标、谈判主要内容、谈判时间框架、谈判机构以及早期收获计划。再用1~2年时间,完成服务贸易、投资等重点领域的谈判,同时加快收获早期项目成果。争取2020年甚至更早,双方签署全面协议。

  二、为什么提出中欧自贸区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 

  1.服务贸易已成为新一轮全球化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重要引擎。过去15年,全球服务贸易增速在大多数年份高于GDP增速和货物贸易增速。随着服务贸易的加快发展,全球投资贸易的热点和重点转向服务贸易领域;全球双边、多边自贸协定谈判的焦点也转向服务贸易。以货物贸易为重点的“第一代”贸易规则正在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第二代”贸易规则升级。在这个趋势下,服务贸易已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焦点所在。

  2.服务贸易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重灾区。与货物贸易壁垒相比,服务贸易壁垒更具隐蔽性,壁垒消除更困难、更缓慢,这将不可避免地制约服务贸易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中欧应把扩大服务贸易合作作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重点,打破服务贸易领域的贸易壁垒,尤其是技术性贸易壁垒。

  3.中欧双方互补性明显增强。初步估算表明,如果2020年前初步形成中欧一体化的服务业大市场,当年中欧服务贸易总额将达到2000~2200亿欧元,占中国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将由2013年的13.2%提高到20%左右。欧盟可以充分利用中国近14亿人的服务业大市场,应对挑战,实现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

   三、为什么提出合并投资协定谈判和自贸协定谈判? 

  1.这是2020年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实现路径选择。当前,中欧正在推进BIT谈判。从实际进展看,中欧只谈BIT而不谈FTA,困难大且成果有限。中欧双方在BIT谈判中直接涉及到的服务贸易开放等分歧,需要在FTA的框架下解决。由于中欧BIT谈判实际上已经开始纳入部分服务贸易的内容,合并谈判具有现实可操作性。

  2.随着中国加快服务业市场的有序开放,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大趋势开始形成,合并谈判的条件逐步成熟。

  3.尽快合并推进中欧BIT谈判与FTA谈判是可能的。现在各方对2017年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有很大期望。现在看,最好是在完成BIT谈判之前即公布启动中欧自贸区可行性联合研究。

   四、为什么提出中欧共同深化结构性改革? 

  1.贸易保护主义的重要根源在于结构性改革。客观看,贸易保护主义是一个经济体体制内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综合反映。以欧盟为例,劳动力市场僵化、某些制造业(如钢铁等)技术更新缓慢、过度福利化等结构性矛盾突出,客观上削弱了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有些人寄希望于通过贸易保护主义保住增长、就业与福利,但从经济发展史看,如果结构性矛盾不消除,企业的竞争力就得不到明显提升,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长率最终还会下降,从而就业和福利也不可持续。

  2.破题结构性改革是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关键。建立中欧自贸区,需要中欧双方破解制约市场活力和企业创新的结构性矛盾,以提升企业竞争力。比如,中国需要深化以扩大服务业开放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需要国企改革有突破性进展;推进以结构性减税为重点的财税体制改革;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突出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平等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土地产权保护的制度创新;加快以监管转型为重点的监管变革等。欧盟需要推进劳动力市场改革;尽快放开对华高新技术出口管制;显著降低技术性贸易壁垒;推进劳务合作中的人员便捷流动等。

  3.中欧深化结构性改革面临挑战。推进结构性改革不可避免地触及既有的利益格局,从而面临巨大阻力。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国家希望通过适当削减福利减轻企业负担,但往往带来游行、罢工甚至社会骚乱。因此,包括欧盟在内的不少国家在结构性改革上长期难以有所作为。同样,中国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结构性改革,也面临着能不能突破既有利益格局阻碍的挑战。

  美国和中国是欧盟第一、第二大贸易伙伴。特朗普当选后,欧盟与美国的TTIP面临更大困难。如果欧盟还仍在纠结于要不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候,欧盟还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向中国筑起高墙,那么欧盟将不仅错过进入近14亿人服务大市场的有利时机,也将错过推动内部结构性改革以形成增长新动力的重要机遇。在新的形势下,中欧如何选择,需要大智慧、大视野、大胸怀,由此形成中欧经济合作的大市场、大格局。

  在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的主题演讲,2016年12月2日,海南三亚。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