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 深化结构性改革(总第1102期)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12-30

  我国转型发展进入新阶段,经济服务化的特点日益突出,由此使服务业市场开放的现实性、迫切性全面增强。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客观地估计服务业市场开放在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中的重要作用,是一个需要深入研讨的重大课题。

  一、服务业市场开放在经济转型中居于何种地位? 

  当前,无论是在制造业的信息化、服务化,还是消费结构升级,都有赖于服务业市场开放。可以说,服务业市场开放决定经济转型成败。

  1.工业转型升级与服务业市场开放。当前,我国工业化新进程与全球新一轮工业革命呈现历史交汇,工业转型升级对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的依赖性全面增强。问题在于,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严重滞后。发达国家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大都在60%~70%之间,占GDP比重约45%左右。我国的情况是,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大约为35%,占GDP的比重仅为15%左右。适应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的大趋势,争取到2020年以研发、金融、物流等为重点的生产性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从现在的15%左右提升至30%左右,占服务业的比重不低于50%。

  客观地看,发展服务业,形成服务业主导的产业结构,问题的症结不是要不要制造业,关键是如何通过服务业市场开放形成生产性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推动力。

  2.消费结构升级与服务业市场开放。与过去相比,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结构由物质型消费为主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的趋势和特点越来越明显。估计到2020年,城镇居民的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将由2015年的40%左右提高到50%左右,城乡居民的消费总规模有可能由2015年的36万亿元扩大到2020年的50万亿元左右,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稳定在65%以上,基本形成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新格局。

  当前的突出矛盾是,供给结构与广大城乡居民消费的快速增长、尤其是服务型消费的增长严重不相适应。问题的原因在于,服务业市场开放的严重滞后。从现实的情况看,服务业市场不开放或开放力度不够,是难以解决供给与消费不相适应这个突出矛盾的。

  3.服务业市场开放与可持续增长。当前,服务业支撑经济增长的趋势加强,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提升。估计到2020年,服务业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望从2015年的54.1%提高到70%左右。

  实践证明,若服务业市场开放能够基本适应制造业转型升级与消费结构升级趋势,估计现代服务业发展速度和质量还会上一个新的台阶,并将成为支撑未来10年6%左右中速增长的重要条件。

   二、服务业市场开放在结构性改革中居于何种地位? 

  现实情况表明,供给与需求结构失衡的突出矛盾在于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在这个特定背景下,服务业市场开放已成为深化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

  1.服务业市场开放与市场化改革。总的看,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是市场开放的“突出短板”。例如:服务业市场化程度低,约50%左右仍被行政力量垄断;服务业对外开放程度较低,目前自由贸易试验区负面清单的122项特别管理措施中,有80余项针对服务业;服务化水平低,由于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缺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既难以产生高品质的服务,也难以提供现代化的服务产品与服务标准。

  2.服务业市场开放与供需结构失衡。客观地看,新的供给可以释放新的需求。例如电讯领域,由于全球市场的开放,近几年我国电讯业产值年均增长都在20%以上。但从另一个侧面看,由于我国服务业市场开放程度低,消费有需求、无供给的矛盾也比较突出,尤其是服务型消费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以老年人消费为例,目前至少有1万亿元的潜在需求,但市场实际供给大约仅有2000亿元左右。

  3.服务业市场开放与体制政策的结构性调整。现行的宏观政策与宏观体制结构仍有鼓励工业发展、抑制服务业发展的某些特征。服务业发展面临着一系列的政策性、体制性的结构性矛盾。这些矛盾不解决,就难以形成服务业市场开放的大环境。为此,要打破服务业领域的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推动服务业领域国有资本战略性调整,全面推进垄断行业竞争环节向社会资本开放;要全面放开服务业市场价格,形成统一开放、公平竞争的市场体系;要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的相关政策调整,尽快消除服务业发展的某些不合理政策,实现服务业与工业政策平等;要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为重点加快公共服务业市场开放。

  三、服务业市场开放在开放转型中居于何种地位? 

  总的看法是,服务贸易快速发展是全球自由贸易的大趋势。以服务业市场开放拓宽自由贸易空间,形成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型经济新格局,关键是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

  1.服务业市场开放与服务贸易发展。这些年,在全球货物贸易增速明显下降的背景下,服务贸易快速增长。2000-2014年,全球服务贸易增长了5.8倍,这标志着服务贸易开始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新引擎。为此,全球经济合作的重点在于服务贸易。例如,无论是中美、中欧之间的投资谈判,还是多种形式的双边、多边自由贸易谈判,焦点之一大都在服务贸易。随着经济全球化发生深刻变化和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越来越多投资领域的问题与服务贸易直接融合。也就是说,服务贸易开放不破题,双边、多边的服务贸易谈判就会有一定的困难。

  2.服务业市场开放与对外贸易转型。总的看法是,适应经济全球化新趋势、新挑战,我国对外贸易要把产能布局的全球化与服务业市场开放相结合,以形成对外贸易新的竞争力。例如,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降低准入门槛,充分利用外资改善和提升我国服务业发展水平,在服务业领域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管理,争取到2020年,负面清单中对服务贸易的限制范围缩小到40项左右,以有序对外来投资开放;争取到2020年,我国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至少达到20%以上;争取到2020年,我国服务贸易总额占世界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由2014年的6.2%提高至10%以上。

  3.服务业市场开放与自贸区转型。总的判断是,在全球进入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新阶段,在国内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中,目前的自贸区政策安排难以起到重要的示范作用。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自贸区的转型升级,使之承担起服务业市场开放先行先试的重要作用,是自贸区开放转型的重大任务。例如,加快对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市场开放制度的先行先试,打破开业权、人员流动、技术性等服务贸易壁垒;大幅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在先行实践的基础上尽快提出服务贸易新规则。一句话,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推进自贸试验区转型。

  当然,从我国转型发展的现实需求看,在一些条件具备的地区实行某些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可能比多批几个自贸区作用更重要。例如,加快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进程,对“一国两制”将产生重要影响。

  服务业市场开放涉及经济结构、利益关系、发展理念的重大调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性变革。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深化结构性改革,就会使处在历史关节点的经济转型有实质性的进展,就会使处在经济全球化新角色的我国发挥更大的作用。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