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魏礼群:在双向开放中推动和引导新型全球化(总第1108期)

——《二次开放——全球化十字路口的中国选择》书评

作者:魏礼群  时间:2017-03-02

  当前,部分国家“逆全球化”思潮明显上扬,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发展面临障碍,经济全球化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挑战。经济全球化究竟向何处去?这个关乎我国发展乃至世界发展的重大问题,引起国内外各界人们的普遍关注。在这个背景下,2016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推进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双向开放,赢得国内发展和国际竞争的主动”。习近平总书记在达沃斯论坛上也明确指出,“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面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正确的选择是,充分利用一切机遇,合作应对一切挑战,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向全球表达了中国坚定开放不动摇、引领经济全球化方向不动摇的决心。

  在经济全球化处于十字路口的新形势下,需要深入研究如何推进新阶段的对外开放。这也是我近来一直思考的问题,并形成两个基本观点:第一,中国应该坚定不移对外开放,继续推动经济全球化。这是因为,实行对外开放是我国的基本国策,是决定中国发展前途命运的关键一招;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是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的结果;中华文明的历史经验表明,越是开放越是强大,越是强大越是开放,唐朝鼎盛时代也是最为开放的时代;当今中国的世界第二经济体地位和时代责任,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也需要推进全球共同发展。第二,中国应该坚定不移参与经济全球化,着力引领新型全球化方向。这是因为,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历史已经证明,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生产要素流动和各国人民交往;经济全球化是历史潮流,任何力量都不可阻挡。黄河九曲十八弯,终归奔腾不息入大海,“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同时,也要看到,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特别是近几十年来西方国家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加剧了世界经济发展的矛盾,出现了不少需要解决的问题,经济全球化转型势在必行;我们要审时度势,充分利用一切机遇,合作应对各种挑战,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关键是要确立新型全球化理念,推进全球经济治理整体化、科学化、均衡化。

  因此,当我拿到中改院撰写的“2017中国改革研究报告”《二次开放——全球化十字路口的中国选择》时,就很有兴趣,一睹为快。

  通览全书后,我认为此书在如何推进双向开放的研究下了很大工夫,不仅提出了开放转型的大思路,而且提出了务实的新举措,读后颇为解渴。本书有几个突出特点:一是从当下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出发,回答经济全球化究竟怎么了?本书提出了全球化面临逆潮流,但大趋势难以逆转,主张树立开放、包容、共享、均衡的新型全球化观,主张用全球结构性改革破解全球层面的结构性矛盾。这些分析很有新意,值得反复琢磨。二是提出了比较完整的开放转型的分析框架。2016年中改院撰写的《转型闯关》,已经提出了“二次开放”的命题。在去年研究基础上,又进一步丰富了“二次开放”的内涵,提出了开放转型的战略思路,主张“十三五”重点推进三大战略,即自由贸易区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服务贸易战略。从目标到思路再到重点,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分析框架和建议框架。三是在开放转型中突出强调了转型因素。不仅分析我国的对外开放,而且用了相当大的笔墨分析我国的经济转型,这是此书的一个特色所在。从双向开放角度分析经济转型的迫切性以及重大任务,反映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趋势。

  总的看,我认为这本书有新思路、新见解、新对策,既富有新意又比较务实。其中的具体分析,不同的读者未必完全都赞同,甚至可能会有相反的意见。但我认为,这份高质量的报告可以引起各方的思考和讨论,值得每一位关注我国发展、开放以及经济全球化重大问题的读者研读和参考。这也是我推荐此书的重要原因。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挑战如何变化,关键在于把自己的事做好,关键在于加快推进经济转型,理顺各种体制关系。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因此,我更关注的是,这场新形势下开放变革对体制机制改革提出的现实需求和倒逼压力。在理顺政府和市场关系这个“牛鼻子”上,我想以下三点很重要:

  第一,抓住双向开放中市场决定有效资源配置的难点,集中发力。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双向开放,实质是市场在更大程度上发挥作用。我们通常说的产能全球布局,就是在全球市场配置资源。要实现对外开放的新突破,需要国内市场更加开放。否则,我们很难在对外开放中把握主动权。这几年我国在市场化改革上加大了力度,出台了不少举措,有比较大的进展。但在有些领域还有不少尾巴,甚至有一些机制性堡垒没有攻破。由此又反过来对我国发展带来了某些掣肘。因此,新阶段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重点、攻坚点,应当放在市场开放上,着力打破各类垄断。这是稳定并增强国际社会对我国开放预期的一项重大行动。

  第二,抓住双向开放中政府合理有为发挥作用的支点,精准发力。新形势下的对外开放,对政府更好发挥作用提出更高要求。比如,随着我国双向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如何防范国际经济金融波动的传导,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挑战。这几年各级政府简政放权力度比较大,同时也客观上暴露了市场监管不到位的问题,由此加大了某些领域的风险因素。因此,双向开放中政府更要合理有效发挥作用,包括按照引领新型经济全球化方向要求,来调整完善宏观经济社会政策、规划、准则,特别要尽快完善市场监管体系,尤其是推进金融、反垄断、食品药品等重点领域的监管变革,这是当前转变政府职能重大而迫切的课题。同时,还要主动推动世界经济治理创新,让经济全球化的正面积极效应更多更好地释放出来。

  第三,在双向开放中真正形成政府与市场的合力。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更好发挥市场和政府“两只手”各自应有的作用,形成既加快双向开放又完善监管的新格局,这不仅考验认知和智慧,而且也考验魄力和本领。这就要严格规范两者的职能边界。切实做到:该由市场发挥作用的,要坚决放开放活,决不留尾巴、不搞变通;该由政府发挥作用的,要坚决管住管好,不松懈、不敷衍。要充分利用双向开放带来的新动力,努力实现灵活有效市场和正确有为政府的有机结合与协调统一。

  以上是我在通览完《二次开放》后的几点初步思考。当然,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双向开放以及引领新型经济全球化走向,还有相当多的课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希望包括中改院在内的智库能继续深入研究,为领导决策和社会公众奉献更多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