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深化结构性改革 释放内需潜力(总第1116期)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7-04-07

  2016年,面对内外诸多矛盾与困难,经济运行呈现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趋势,这很不易。正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的,“经济能够稳住很不容易,出现诸多向好变化更为难得。”从实际看,去年我国不仅实现6.7%的经济增长,而且在产业结构变革、消费结构升级等方面都有新的突破。

  我国是一个转型中的大国,内需潜力巨大,这是一个符合国情的大判断,也是符合发展趋势的大判断。未来几年,我国经济转型的时代性趋势明显、阶段性特点突出,无论是产业结构、消费结构、城乡结构以及外贸结构都将发生历史性变化。抓住这些趋势性变化释放内需潜力和经济增长潜力,是我国经济增长的突出优势。

  第一,在产业结构方面,服务业占比有可能由2016年的51.6%提高到2020年的58%~60%,基本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由此将催生巨大的服务型消费需求。

  第二,在城镇化结构方面,2016年,我国农村户籍人口占总人口数的58.8%,与我国进入中高收入阶段的发展要求严重不相适应。加快推进人口城镇化进程,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有可能由2016年的57.35%提高到2020年的60%以上,同期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有望由41.2%提高到50%左右,基本形成人口城镇化的新格局,由此将释放城镇化所蕴含的巨大内需潜力。

  第三,在消费结构方面,我国正处在消费结构升级的重要拐点,农村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消费总量的25%~30%,城镇居民的服务型消费占消费总量的35%~40%。到2020年,我国农村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将提高到35%左右,城镇居民将提高到50%左右,消费对增长的贡献率基本稳定在65%左右,初步形成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新格局。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之一是释放巨大的内需增长潜力。正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我国内需潜力巨大,扩大内需既有必要也有可能,关键是找准发力点”。我认为,这个“发力点”就在于要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内需潜力。这里,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减税降费要取得实质性进展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赤字率保持不变,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减税降费,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我的看法是,现行的税收结构同实体经济发展、尤其是经济转型不相适应的矛盾日益突出。我国的总体税负在全球并不算很高,但是税收结构不合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继续坚持以间接税为主的前提下进行减税降费,能否达到预期目标,能否促进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

  总的看法是,企业反映的税收成本问题与税收结构矛盾有直接关系。某些直接税酝酿了很多年,却迟迟没有推出来,比如房产税、财产税、遗产税。当前,减税降费的空间仍很大,尤其是制度性交易成本还有很大的缩减空间。问题在于,不能拿税负整体不高来推迟税收结构的调整。我认为,加快推进以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改革,总体条件基本成熟。

  二、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开展新一轮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支持社会力量提供教育、养老、医疗等服务。”当前,居民的消费结构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消费需求与消费供给不相适应的矛盾比较突出。客观讲,这与服务业市场开放严重滞后相关联。

  当前,全球自由贸易的焦点在服务贸易,如果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就会制约服务贸易发展,这也是我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不强的主要原因。“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服务贸易占贸易比重达到16%”。我在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开会讨论时就建议,与其提出这个16%的目标,不如不提。2012年全球服务贸易占比已达到20%以上,以2020年达到16%为规划目标,与我国贸易大国地位及服务贸易快速发展的趋势严重不相适应。事实上,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占贸易总额的比重已达到18%,超过“十三五”规划目标。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条件和基础。目前,我国服务业市场的开放程度仅为50%左右,还存在比较多的市场垄断、行政垄断。习近平主席曾在G20峰会上提出“加快服务业开放步伐”。建议要尽快形成服务业市场开放的行动计划,以适应全球经济竞争的需要,并适应全社会消费结构变化的需求。

  三、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释放内需大市场的重点所在,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从实际情况看,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主要涉及两大问题:

  一是农民土地承包权是物权还是债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不论经营权如何流转,集体土地承包权都属于农民家庭”,“土地承包权人对承包土地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但是《土地管理法》并未明确农民土地承包权用益物权性质,《物权法》中也没有明确规定农民土地承包权具有收益、转让、抵押、继承等在内的权利。因此,农民土地承包权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产权。

  二是农民宅基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按照这一要求,需要进一步完善农民宅基地的统计和登记工作,把宅基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做实农民宅基地使用权这个用益物权,从法律上赋予农民对宅基地使用权用益物权性质,赋予其占有、使用、收益、转让、抵押、继承等在内的完整权利。现行政策限定农民宅基地“一户一宅”、转让对象限于本村村民。目前,城乡关系发生了重要变化,城里的一部分人也愿意到农村去。现在的争论是,能否放宽农民住房流转的限制条件,允许农民住房抵押、担保、转让,并允许因房地不可分离、随房屋流转而必然产生的宅基地使用权的流转。

  四、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以提高核心竞争力和资源配置效率为目标,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今年,在一些重要的国有垄断行业推出一批重要项目,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质性突破。目前,国企改革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国有资本的投资运营管理,政府向“管资本”为主转变的方案至今尚未出台,现在国资主管部门的主要精力仍是“管企业”,在这种形势下,国有企业的改革就很困难。为此,《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建议今年出台国有资本的所有权、投资权、运营权开放的具体方案,为企业层面实行公司治理结构提供重要条件。

  如果2017年能在以上四个方面的改革有重要突破,扩大内需就大有希望,我建议在扩大内需上能够采取一些更重要的举措。在我看来,扩大内需是我国保持未来中长期发展最突出的优势,不仅是“必要”和“可能”的问题,而且是需要下大功夫来解决的重大问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