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探寻高质量发展新动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高峰论坛暨《动力变革》新书发布会观点摘编(第1164期)

  时间:2018-03-13

    226,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工人出版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经济参考报》合作举办的“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高峰论坛暨《动力变革》新书发布会在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魏礼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林兆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等经济学家,围绕我国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等议题进行深入研讨。 

    现将本次论坛专家部分发言摘编如下: 

    魏礼群:牢牢把握住高质量发展这个强国之基 

    前些天,当我看到中改院院长迟福林教授主持撰写的“改革研究报告2018《动力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书稿时,有很大兴趣一睹为快。《动力变革》主张推动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不仅要把握国内外环境的变化趋势与历史性机遇,更要大力推动新旧动能转换。这就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并以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并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总的看,这本书有新视角、新思路、新观点、新对策。 

    一、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我国经济进入新时代的基本特征。高质量发展,已成为新时代经济发展的突出特点和基本追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历史性变化,转向高质量发展成为时代要求。 

    二、坚持以“三大变革”助推高质量发展。以“三大变革”助推高质量发展,是《动力变革》一书的主线和核心内容。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统筹推进“三大变革”。推动“三大变革”的核心目标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关键是加快动力变革。 

    三、推动转向高质量发展必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不断提升产品与服务的供给水平,持续释放巨大内需增长潜力。一要支持实体经济创新发展;二要加快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化法治化进程;三要以打破垄断为重点优化营商环境;四要深化财税金融体制改革。 

    

    迟福林:以动力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 

    一、为什么用“动力变革”作为本书的主题? 

    第一,质量变革是主体。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升级,已成为我国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主要任务。第二,效率变革是重点。推动效率变革就是要填平各种低效率洼地,为高质量发展奠定稳固基础。第三,动力变革是关键,也是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的前提条件。 

    二、动力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我们究竟要解决哪些突出的矛盾问题?这里,我提“五个转变”:由要素投入向创新驱动转变、由投资拉动向消费拉动转变、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由总量发展向绿色发展转变、由城乡二元向城乡融合发展转变。 

    三、怎么估量全面深化改革在高质量发展中的作用? 

    当前,无论是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还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在全球竞争新格局中形成新优势,都处在重要的历史关口,这就需要在推进创新进程的同时,以全面深化改革赢得转型发展的主动。第一,以振兴实体经济为目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二,以全面开放新格局形成高质量发展的国际环境。第三,将改革进行到底。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强调的,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 

    四、“改革研究年度报告”是中改院学术建设的品牌之一 

    1.每年推出一本年度报告是中改院的学术传统。中改院以研究立院,将“改革研究年度报告”作为学术建设的重要品牌。迄今为止,中改院共推出17部年度报告,以多种语言文字出版,在政策决策、干部学习、咨询服务、宣传改革开放等方面产生了积极广泛的影响。 

    2. 本年度报告的突出特点。一是以十九大精神为指导,是本院学习、研究十九大报告的重要成果;二是以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型改革研究为主线。虽然全书没有设一章专论改革,但改革的重大举措融入在全书的每一章中;三是坚持问题导向。本书基于经济社会生活中的重大现实问题展开分析,并提出了体制创新与政策调整的相关建议。 

  3.本年度报告出版得到多方面的指导、支持和参与。感谢魏礼群、张卓元、常修泽、曹远征、田雪原等专家提出的宝贵意见和建议;感谢中国工人出版社的全力配合与紧张工作;感谢兄弟省市相关机构的大力支持。正是地方机构的大力支持,我们的年度报告才能在党政干部学习和培训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魏建国:以开放倒逼高质量发展 

    纵观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发展说明了一点,哪个省市对外开放做得好,哪个省市的高质量发展就打下坚实基础。我认为,从1978年开始到现在,每一次改革的最大特征都是开放倒逼。现在也到了需要以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来倒逼我国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时候。 

    第一,“理念”要转变。有人问,你觉得需要倒逼什么?我认为最关键的是两个字,也是当前最缺乏的“理念”。要转向高质量发展,“理念”上还有问题。最近我看了一些企业董事会、理事会的总结,也看了一些省市自治区主要领导在全省全市的代表大会上的讲话,最使我感到高兴的是都提出了理念的转变。一个省的主要领导能够承认本省落后,这是了不起的事情。 

    第二,转向高质量发展,要有高质量的改革开放。高质量的改革开放含义主要有三点:一是尽快打造全球最佳的营商环境。各类企业同等对待、一视同仁,实现权利公平、规则公平、机会平等;二是保护知识产权,这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需要;三是在理念、体制、机制上对标国际环境。   

     

  张卓元:动力变革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首先,我认为,《动力变革》的选题非常合时宜。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之际,中改院出版《动力变革》,是作为中国改革智库学习和理解十九大精神的研究成果,我认为是非常合时宜的。 

    第二,转向高质量发展需要动力变革。动力变革是个新课题,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求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求动力变革,要求动能转换。中改院的《动力变革》应该说比较系统地回答了为什么要转向高质量发展,如何实现动力变革。 

    第三,动力变革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创新是转向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首先以科技创新作为第一动力,包括保护知识产权,这样创新才能够持久;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现在的海淘现象,特别是大部分逐步富裕起来的人,存在多方面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要发展一大批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新经济和新产业;三是对外开放。要遵循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实行更高水平、更全面进行开放,更好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四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是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 

      

    林兆木:高质量发展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一、高质量发展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关系 

  第一,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推动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相辅相成、互为条件、相互促进的。 

  第二,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都是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实现高质量发展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而没有经济体系的现代化,便没有国家的现代化。尤其要看到,高质量发展和经济体系现代化都是发展变化的动态概念。如果我们不抓住时机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就有可能拉大同世界现代化国家的差距,甚至可能影响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历史进程和目标的如期实现。 

  第三,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都是适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必然要求。解决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矛盾,中心任务是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经济体系,都是推动解决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必要条件和根本举措。 

    二、关于着力建设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这是首次把产业体系从历来讲的三次产业拓展到把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融入进来,并且强调三者与实体经济的协同发展。这是适应当今世界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新潮流,并针对我国发展的现实矛盾作出的决策部署,也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根本性举措。 

    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最根本的是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新时代的高昂精神状态推动各项工作。 

     

    常修泽:高质量发展与“人”的位置 

    第一,“人”的位置在哪里?在高质量发展的“目标”里。 

    探讨高质量发展,核心就是“促进每个人的全面发展”。习近平同志2007年出版的《之江新语》,其中有一篇是关于“人”的文章。他在这篇短文里说,人应该是“全面的人”而不是“单向度的人”。既然人是“全面的人”,按照逻辑,应该是“全面的需要”,而不是“单向度”的需要。当下,高质量发展为了什么?宗旨是什么?我认为应该紧紧扣住“人”。 

    第二,人的位置在哪里?在高质量发展的“动力”里。 

    倘若没有“能动的人”,中国的动力变革,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就缺乏一个深的“根基”。我很关注本书里讲的五个转型,不论是“创新驱动”还是“消费拉动”,不论是“服务业主导”还是“绿色导向”和“城乡融合”。五个转型深层的问题都是人的问题。 

    第三,人的位置在哪里?在贯穿五个发展理念的“红线”里。 

    五大发展理念,这的确是高质量发展的五个法宝。但这五个法宝,我主张用人的发展这条线来串。比如创新,我认为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创新的主体问题。政府是创新的“助产婆”,创新真正的“孕妇”是企业及企业里面的千千万万个劳动者和企业家;二是创新的“第一资源”问题。随着新技术革命的深化,“人力资本”的价值和作用,将超过“物力资本”,而成为人类的“第一资本”。“人力资本产权”在哪里?在我们千千万万个技术创新者、知识创新者、管理创新者和工匠创新者的身上。再有,从人自身的发展来说,绿水青山也是保障“人的环境权利”的一个重要方面。 

    

    曹远征:动力变革与新旧动能转换 

    新旧动能转换的核心是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投资驱动转向消费拉动。回顾以往的研究,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中,强调的是重工业的优先增长。为做到这一点,借助国家行政力量,动员资源进行投入,实现投资驱动,由此形成了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经济增长模式。在传统发展经济学研究中,也强调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为了解决资本缺口并加速资本积累,必须实施扭曲性的政策。由此形成了亚洲经济增长模式。经验证明,计划经济增长模式和亚洲经济增长模式都有不可持续性。 

    2014年开始,中国消费对GDP的贡献率第一次超过投资。去年中国消费对GDP的贡献率达到58.7%,投资贡献率是28.8%左右。消费高于投资对GDP的贡献1倍左右,这是个革命性变化,是动力机制转变的最重要表现。中国经济已经开始由投资驱动型转向消费需求拉动型。其意义在什么地方?讲市场经济一定要讲需求,需求构成了市场经济的基础,而最终需求又是十分重要的,它就是消费。它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导向和引领作用。 

    中国的消费正在升级之中,不仅仅是物质型消费,而且在向服务型消费升级,同时消费又是个性的。这就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空间。目前,中国已经形成了庞大的中等收入阶层,而且还在持续增长的过程中,这构成了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条件。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的最基本经验是相信群众,相信老百姓有持续改善自己生活的动力和能力。只要认识这一点,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改革就会持续进行,从而推动中国的现代化,实现民族复兴。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