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抓住新机遇,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总第1176期)

  时间:2018-05-04

   201851

  在当前半岛局势总体趋好的形势下,各方需要排除干扰,抓住机遇,发挥各自比较优势,以开放市场为重点,努力实现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突破,加快形成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新格局。

  一、以扩大区域内市场开放为重点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东北亚地区各国经济结构具有互补性,市场规模达到18.8万亿美元,超过了欧盟GDP的总和,但东北亚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严重滞后于欧盟。这与区域内各经济体市场开放滞后有着很大的关系。 

  1.区域内市场开放滞后成为制约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突出矛盾。2016年,除朝鲜外,东北亚五国GDP总量占全球的比重为24.8%,但贸易总额仅占全球的18%。其中,中日韩三国之间贸易仅占三国贸易总量的19%,低于东盟(24%)、北美(42%)、欧盟(65%;俄罗斯前五大贸易伙伴中,位于东北亚区域的只有中国。这与东北亚地区内部相互开放程度偏低有着直接关系。例如,日韩在农产品、法律、会计等领域仍存在较高的市场准入限制;蒙古国对出口仍实行许可证管理;俄罗斯不允许外资进入保险、银行等领域。只有东北亚区域在进一步降低市场准入、扩大内部市场开放上实现突破,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才会有实质性进展。

  2.采取多种形式推进东北亚区内市场开放进程。由于东北亚各国发展水平、发展需求、制度安排、承受能力各不相同,推动域内市场开放需要充分考虑各国实际,本着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采用包括“早期收获计划”、框架协议、多边投资协定等多种合作形式,各方共商共建灵活多样的双边、多边、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同推进东北亚区域内部市场开放进程。例如,对于中日韩等条件成熟的,尽快发展成为多边自由贸易区,为更大范围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奠定基础;对于俄蒙等条件尚不成熟的,加快实行基础设施项下、产能项下、旅游项下、能源项下等多种自由贸易政策安排,实现双边、多边自由贸易的突破;抓住半岛局势缓和的有利时机,鼓励东北亚其他国家对朝鲜19个经济开发区的投资合作,推动朝鲜改革开放进程,不断提升朝鲜与东北亚其他国家的经济往来与合作。 

  3.以“一带一路”倡议为重要载体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在经济全球化的新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秉承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发展理念,已成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新主角。东北亚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中可以获得巨大收益,在产能合作与服务贸易方面大有可为。例如,日本企业借助“一带一路”合作成果的中欧班列,运输成本可以降低50%;中日韩在俄、蒙、朝等第四国开展产能合作方面具有巨大空间。为此,我建议,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要把“一带一路”作为重要载体。这就需要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目标,加快打造“一带一路”东北亚能源大通道、物流大通道;以制造业产业园区、跨境经济合作区等为依托,加快形成“一带一路”东北亚区域经贸合作的大平台;以形成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网络为目标,根据资源分布与产业特点,加快打造若干个高标准的跨境自由贸易区,由此实现“一带一路”东北亚区域经贸合作的大布局。

  二、以建设中日韩自贸区为重点实现中日韩经贸合作的新突破 

  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新背景,东北亚各个国家需要以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共同应对贸易保护主义的严峻挑战。从现实情况看,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重在中日韩经贸合作的重大突破,关键是建立中日韩自贸区。

  1.中日韩三国肩负着推动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任。当前,中日韩三国经济总量占东北亚经济总量的93%,对外贸易总量占比92%,人口占91%。面对经济全球化逆潮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挑战,如果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能够尽快取得突破,将释放东北亚地区的巨大潜力。据中国商务部预测,中日韩自贸区建成后,中国的GDP获益将增长1.1%2.9%,日本获益将增长0.1%0.5%,韩国获益增长2.5%3.1%。英国《金融时报》也预测,如果中日韩自贸区建成,对中国经济的拉动效应将占GDP2.9%、对日本和韩国的拉动效应将分别占到其GDP0.5%3.1%。因此,我建议,以加快中日韩自贸区建设为重点,务实推进三国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为东亚经济区域经济一体化打下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基础。 

  2.建立中日韩自贸区的时机条件总体成熟。当前,中日韩三国经济的互补性、依存性不是下降,而是明显增强。此外,半岛局势迎来难得的缓和势头,为深化中日韩经贸合作提供了有利的政治环境。在上个月刚刚完成的中日韩自贸区第13轮谈判中,三方一致认为,尽快完成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符合三方共同利益,对深化区域经济合作,实现东亚地区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具有重要意义。在这个背景下,需要三方尽早达成一份全面的、高水平的、互惠互利的自贸协定。 

  3.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务实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总的来看,中日韩经贸合作最大的空间在服务贸易,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难点与焦点也在服务贸易。为此,一是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保证中韩自贸区的高水平和高标准,提升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对整个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示范和带动作用;二是在服务贸易领域的一揽子、高水平贸易投资协议达成之前,可以考虑未来12年内在医疗健康、文化娱乐、教育、数字经济、金融保险等现代服务业重点领域,尽快形成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制度安排。这是推进中日韩经贸合作的务实选择,也将为高水平、高标准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逐步创造坚实的基础。 

  三、中国更大程度的开放为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提供新的市场空间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并明确提出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主动扩大进口等具体举措。中国进一步扩大市场开放,不仅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大动力,而且将为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带来巨大市场空间。

  1.中国是东北亚区域内最大的消费市场,现在是,今后也是。当前,中国已有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还在快速增长中,由此形成体量巨大且不断增长的消费市场。预计到2021年,中国一年的消费增量达1.8万亿美元,相当于2021年英国或德国的消费市场总规模。也就是说,届时中国一年的消费增量就将相当于一个英国或德国市场。更重要的是,中国居民消费结构正由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转变。预计未来5年,中国新增消费的50%左右都是服务型消费,到2020年,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将达到50%左右,中国将进入一个“消费新时代”。例如,估计到2020年,中国老年人市场消费潜力将提高到1.2万亿美元左右,健康产业的投资潜力将高达1.5万亿美元左右。到2025年,中国信息消费总额将达到1.8万亿美元左右,电子商务交易规模高达10万亿美元左右。在这个大趋势下,中国主动扩大市场开放,意味着这些潜在需求都对东北亚区域各国开放、对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能不能抓住中国消费潜力释放的关键时期,实现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突破,需要各方客观判断,理性选择。

  2.中国是东北亚区域内最大的服务贸易进口国,现在是,今后也是。2016年,中国服务贸易进口达450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占全球的比重为9.6%,仅低于美国0.7个百分点。2017年,初步估算,中国全年服务进出口总额为6939.87亿美元,同比增长5.55%;其中进口4664.52亿美元,出口2275.35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服务进口国,中国服务贸易进口额占全球服务进口总额的比重有望达到13.4%,约为目前的3倍,领先于美国(7.7%)和德国(5.8%。中国扩大开放,意味着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新的服务市场,将给东北亚乃至全球贸易结构调整注入新的动力。

  3.中国是东北亚区域内最大的高端制造业投资国,现在是,今后也是。从发展趋势看,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互联网技术等新经济深度融入传统制造业,对中国的制造业变革带来重要动力。目前,中国每1万名制造业工人只有36部机器人,预计到2020年,这一数额将达到150部,是目前的4倍多。从市场规模来看,预计到2020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存量将达到95万台,是2016年的2.8倍,年均增长29.3%,占全球的比重达到31.1%。届时,这一存量将是欧洲的1.6倍,是美洲的2.1倍,是日本的3倍。此外,中国正在加快推进制造业服务化进程。到2020年,如果生产性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增加10个百分点,将带来1.8万亿美元的新增投资空间。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将明显推动东北亚的产业格局优化进程。 

  4.中国是东北亚区域内最大的清洁能源消费市场,现在是,今后也是。2016年,中国清洁能源消费量达到397.4百万吨油当量,比2015年增长11.9%;占全球的20.7%,贡献了全球可再生能源增长的40%。在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缓慢的情况下,中国可再生能源增长超过经合组织总增量,超越美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与消费国。预计2020年中国天然气产量将达到1894亿立方米,但天然气消费量将达到3522亿立方米。供需缺口达到1628亿立方米。未来5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仍有近4000亿美元的投资空间。这将对俄罗斯、蒙古等国的天然气出口带来重大利好。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按现行汇率换算。 

  [2]汇丰银行.全球贸易展望[R],2016-12-21. 

  [3]抓住生产性服务业这个“牛鼻子”(创新故事)——访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委员[N.人民日报,2017-03-05.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