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以服务贸易为主导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第1229期)

  时间:2019-05-15

  总第1229期

  2019年4月3日

 

以服务贸易为主导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

迟福林

  我赞成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报告提出的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突破口探索建设海南自贸港的建议。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就此,简要谈几点看法。

  一、海南发展服务贸易的背景

  1.与30年前相比,今天探索建设海南自贸港的特殊性

  (1)重要的战略目标。30年前讨论海南大开放,主要的战略目标是区域发展。今天,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重要战略目标,是打造面向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利用海南独特的地理与区位优势,把海南自贸港建设与推进泛南海经济合作进程相融合。我理解,这是今天探索建设海南自贸港的重大战略目标。

  (2)主导产业。过去,讨论海南大开放重在讨论货物贸易与加工贸易。并且,以往的自由贸易港都是在加工贸易和转口贸易为主导产业的基础上逐步演进的。海南自贸港从起步阶段就要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由此,政策需求和制度创新上要有特殊需求和特殊安排。

  (3)基础条件。30年前,海南基础设施落后、人才资源紧缺。如今基础设施和人才资源都得到了一定的改善,根本的问题是在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思路上找出路,比如全面实行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

  2.符合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是我国开放转型的重点

  (1)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重要趋势。当前,世界经济正在向服务型经济转型,服务业的国际化和跨国转移成为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服务贸易已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的新动力。2010-2017年,全球累计服务贸易总额占贸易总额的比重为21.7%,服务贸易年均增长(4.5%)比货物贸易(2.2%)高2.3个百分点。全球贸易结构的变化给我国形成服务贸易主导的新优势提供了重要机遇。

  (2)我国扩大开放的重大任务。2010-2018年,我国服务贸易年均增速快于货物贸易近1倍。预计未来3-5年,服务贸易将处于加速发展的阶段。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没有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和转型,则难以在全球竞争中把握主动。现在重要的是推动我国高水平开放的战略布局,以开放促改革、促转型、促增长。

  3.海南发展服务贸易面临挑战

  从现状看,近几年海南服务贸易尽管发展较快,但仍然相对落后。2018年海南服务进出口总额仅相当于香港2017年的1.6%、新加坡2017年的0.8%。另外,海南服务业中相当一部分是餐饮、住宿、交通等传统服务业,金融、保险、信息等现代服务业占比较小。例如,2018年海南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仅为6.4%,比香港低了约11个百分点。在全球服务贸易发展速度很快、要求很高、标准不断提升的背景下,海南面对“起点低、要求高”的突出矛盾,如果没有非常举措,尤其在对外开放上没有大的举措,就难以形成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的独特优势和突出特色。

  二、海南发展服务贸易的重点

  1.以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为目标加快生活服务业的发展。

  (1)旅游。海南旅游业发展总体有进展,但进展缓慢。例如,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10年来,在免税购物的额度上有所增加,但由于市场开放度不够,市场垄断格局尚未打破,有的游客反映某些免税产品比网购的价格还要高一些,尤其是省内居民至今难以充分享受这一政策红利。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应对标香港,充分开放旅游业市场,全面引入香港旅游消费的产业链、供应链,尽快推动琼港旅游购物服务管理和市场监管标准规范的全面对接,并由此带动文化娱乐、金融保险、物流等相关服务业转型升级,解决海南国际化产品与服务供给不足、水平不高的突出问题。

  (2)医疗。我国医疗服务需求旺盛,医疗健康开放进程将明显加快。在此背景下,海南的医疗产业开放如果仅限于博鳌乐城医疗旅游先行区是不够的。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定位应是医疗创新的“硅谷”,是以干细胞等为重点的国际性科研合作基地。在此基础上,应尽快将医疗开放政策实施范围扩大到全省,使广大消费者能够在海南广泛享受到先进的医疗服务。此外,海南能否在一定条件下,考虑采用美欧日的药品标准,以明显增加医疗健康领域的国际吸引力、国际竞争力,并由此促进全国医疗开放进程。

  (3)教育。海南教育资源短缺、教育发展水平落后,成为制约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突出短板。建议在中央相关部委的支持下,把海南建成中国第一个教育开放岛,允许各种有资质的高水平机构来海南办学。

  (4)航运、物流。与香港合作,发展多样化的船舶租赁、航运保险、航运衍生品等航运金融业务;加快建立以海南为基地的泛南海区域航运枢纽,进一步深化与泛南海沿线国家和地区在港口、码头建设、邮轮客运等方面的合作,提升海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航运服务水平。与此同时,支持海南开辟更多国际航线。

  (5)金融开放、数字领域的开放要有实质性突破。金融开放是海南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重中之重,金融开放没有大的突破,会影响和制约相关产业发展。此外,抓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通信技术深刻改变国际贸易规则的历史机遇和大部分国家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的时机,制定跨境电子商务规则、法律和标准,海南有条件成为“数字经济岛”“数字服务贸易岛”。

  2.以服务业市场开放加快形成独特优势产业

  (1)海洋产业。海南优势之一来自海洋和南海。2017年海南的海洋经济产值仅为浙江的16.6%、山东的8.5%、广东的7%。未来海南发展海洋产业,主要应以海洋旅游等为重点,带动港口、航道等基础设施的发展。

  (2)热带农产品。目前,海南农业的产业化、工业化程度低,农产品的加工转换率只等于全球的1/3左右。如果热带农产品的保鲜、加工等设备能够免税进入海南,加快加工、保鲜、储藏、运输等生产性服务业开放,则海南农产品的价值会得到明显提升。

  (3)绿色产业。海南绿色产业的大有文章可做。目前为止,如何破题绿色产业,如何使绿色产业的大项目落户海南,还需要下大的功夫。例如,海南加快发展新能源车的潜力巨大。以新能源车应用和研发为突破口,带动物联网、机器人、人工智能、新材料等一系列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打造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成为“新能源汽车示范岛”。

  3.发展新兴高新技术产业。海南具有的发展跨境支付和创意产业的条件,关键是营造良好的环境。例如,改善老人的医疗环境和子女的教育环境,解决高端人才来琼的后顾之忧。香港为了吸引青年人到香港创新创业,把16.5%的利得税降到8.25%。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更要采取特殊政策、特殊办法吸引海内外中高端科技创新创业人才。

  三、海南服务业市场开放的政策需求与体制安排

  1.政策突破的基点要有利于服务业市场开放和服务贸易创新发展。海南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要围绕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的突出特色,实施全球最高开放标准的市场准入政策与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海南要对标香港、迪拜和新加坡,在政策开放上要走在全国之最,并逐步建立全球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这样才有较强的吸引力。海南要在政策设计上更加开拓思路,全面实行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实行人员自由流动政策,在现有59国人员入境旅游免签政策基础上,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适时逐步放宽免签政策。例如,实行工作与度假相结合的入境签证政策,并延长停留时间;降低“绿卡”申请门槛,取消对专业技能人才申请永久居留的最短居住时间限制。

  2.服务业市场开放下的体制安排。在体制机制和制度安排上,要开拓思路,要以全面推进服务业项下自由贸易带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突破。比如,2018年海南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仅为6.4%,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7.7%),与上海(17.7%)、北京(16.6%)等国内发达地区相比差距更大。金融开放要允许和支持建立外资或者社会资本为主的金融机构。在体制方面,核心问题是以体制创新释放土地的资本红利。海南的土地资本化率太低,2018年海南每平方公里土地产出的GDP仅为广东的25.3%。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靠城乡一体化、城乡土地建设市场的统一和行政区划体制改革。行政区划体制改革可以在基本不改变现有行政格局的情况下,深化“多规合一”改革,即在规划统一前提下,加快推进产业布局统一、土地利用统一、基础设施统一、城乡发展统一、环境保护统一、社会政策统一,由此会产生巨大的资本需求。

  3.实行以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贸港进程。海南完全有条件在这方面采取措施,加快推进服务贸易开放进程,并为全面开放的自由贸易港打下坚实基础。海南加快推进旅游、互联网、医疗健康、金融、会展等现代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实现现代服务业项下的人员、资本、信息、技术、货物等要素的自由高效流动,不仅能加快形成服务型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而且能走出一条以服务贸易创新发展为突出特色的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新路子。

  习近平总书记“4·13”重要讲话强调,“没有思想大解放,就不会有改革大突破。”加快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需要解放思想,有利于实现既定目标的改革举措、开放政策、制度创新,要大胆闯、大胆试、大胆用,努力使海南站在改革开放最前沿,对推动形成我国对外开放新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财新传媒主办的“财新圆桌论坛:开放与创新”上的演讲,2019年3月26日,海南博鳌。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