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梧:面临银发浪潮的中国经济与社会(总第1232期)

  时间:2019-05-15

  总第1232期

  2019年4月3日

面临银发浪潮的中国经济与社会*

宋晓梧

  一、中国步入中期老龄化社会

  现在中国面临的老龄化问题已经很严重,发展的速度比挪威快。现在中国已步入中期老龄化社会。按照国际通用的划分指标,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意味着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而超过14%时,则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若超20%,则为超老龄社会。截止2018年末,中国60 岁以上的人口高达2.49亿,占总人口的 17.9%。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1.4%;15岁及以下人口有2.38亿,低于老龄人口。总的看,目前,中国已经步入了中期老龄化社会。

  1. 中国可能在2027年进入深度老龄化。2018年12月,世界银行发布《中国养老服务的政策选择:建设高效可持续的中国养老服务体系》报告,预计到2027年,中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从2002年的7%上升到14%,进入深度老龄化。这意味着,中国老龄化速度非常快。中国从老龄化社会迈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仅需25年,而法国经历这种转变用了115年,英国用了45年,美国用了69年。预计到2050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将达到26%。

  2. 中国人口老龄化特点突出。新中国成立后,中国走出了百年战乱,人民得以安居乐业。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加上医疗保健的改善,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率大幅提高而婴儿死亡率明显降低,出现了一个生育高峰,导致人口爆炸。后来,由于意识到人口问题的严重性,采取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取得了一定效果。但50年代的人口激增和80年代以来的节制生育必然造成人口老龄化的迅速到来,给中国社会保障带来巨大压力。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老龄化具有两个显著特点:

  (1)基数大、速度快。据联合国预测,1950-2000年期间,世界老年人口增长176%,中国增长217%;2000-2025年期间,世界增长90%,中国增长111%。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和预测,65岁以上老年人比重从7%升到14%所经历的时间,法国115年,瑞典85年,美国66年,英国45年,日本30年,而中国不到25年。

  (2)底子薄、负担重。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是在人均国民收入较高水平情况下出现的,而且建立了相对健全的养老保险体系。例如,美国1935年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当时还没有进入老龄化社会;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时,有较充裕的财力建立养老保险制度(1971年,2272美元)。中国的老龄化是在人均国民收入较低的情况下出现的(1999年,873美元),我国在经济还不够发达的时期就要面对快速老龄化问题。

  二、银发浪潮中的人力资源与就业

  1.首先是我们面临着人力资源问题。过去中国是人力资源大国,现在要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同时,中国正经历着快速老龄化阶段,在这个阶段,提高劳动素质以及尽可能的扩大劳动力供给非常重要。从提高劳动力的素质来说,我们还有很大的潜力。根据《中国人才发展报告2017》的数据显示,日本高级技术人员占比为40%,德国为50%,中国只有5%,中国高级技工缺口达上千万。中国退休年龄男性60岁,女性55岁;而平均寿命比上世纪50年代制定退休年龄时提高了20~30岁。如何使已经退休的人发挥潜力,这方面可挖掘的余地还很大。

  2. 劳动就业:从总量转向结构。从劳动就业来说,中国从就业总量压力转向结构压力。过去每年上千万的新增劳动力,高的时候将近2000万新增劳动力,现在新增劳动力每年在减少2300万。总量压力对就业并不大,但是结构调整的压力现在非常大,特别是低劳动力成本竞争转向创新发展的压力非常大。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中国15~59岁劳动人口数量就在持续减少,至2018年的短短7年间减少了近4000万劳动力。随着结构的调整,包括以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的结构性转变,包括经济发展中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的调整,都对劳动力结构调整提出了新要求。所以,在老龄化的背景之下,就业总体来看压力减轻,但是结构调整的压力很大。因此,稳就业仍然是中国当前经济的头等重要问题。

  三、银发浪潮中的养老保险

  在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背景下,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需要进一步的深化改革。从替代率的角度来说,或者是从在职职工与退休人员的比例来说,挪威的数据是67岁以上的非劳动年龄的人口,中国比挪威的差很多了。截止2017年末,中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为9.15亿人,其中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覆盖4.03亿人(退休人员1.1亿),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人员5.13亿人。2017年基本养老保险收入4.7万亿元,支出4万亿元,累计结余5万亿元。总体看情况还可以,但分省看,一些地方职工养老保险已出现当年收不抵支的情况,分阶段延迟退休年龄应提到议事日程。

  1. 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可以看到,我国养老抚养比现在已经从比较高的3.16降到2.88,不到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这是全国的情况,分省看有的比较严重,比如黑龙江,1.26个在职人员供养1个退休人员(2017)。这种情况要求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目标。2018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国发〔2018〕18号),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迈出第一步。《通知》要求抓紧制定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时间表、路线图,这对于全国建立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为不同地区企业提供公平、平等的竞争环境,同时发挥社保大数法则作用,举全国之力抵御老龄化风险具有重大意义。要尽快实现统一缴费率、统一缴费基数、统一征收机构、统一划拨国有资本偿还隐性债务。

  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也感到社会保险缴费负担重。为此,中央参照了国际经验,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时候,适当减轻企业的社会保险缴费率。今年全国两会提出,各省可以把养老保险中企业缴费率降到16%。随着缴费率的降低,在职人员减少、退休人员的增加,重点在于将原先现收现付转到个人帐户积累,实现统帐结合的半积累模式;同时,国有资本偿还社保债务应该抓紧实施,这只有在全国统筹的情况下才能办好。

  2. 构筑多层次职工养老保险体系。要建立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压在政府身上。要大力的发展个人储蓄(自愿投保,市场营运)、企业年金(部分强制、税收优惠个人帐户,市场营运)、基本保险(法定强制实施,统账结合,费改税)。尽管中央发了很多文件,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参加的人数和基本养老参保人数相比还是不相称的,还是基本养老在唱主角戏。

  四、银发浪潮中的老年康养体系

  养老保险问题肯定涉及到康养体系。2017年,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提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更加健全。”“政府运营的养老床位数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不超过50%,护理型床位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不低于30%”。同时,也可以发展“互联网+养老”,不断创新老年康养新模式。2017年《关于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指出,鼓励政府将现有公办养老机构交由社会资本方运营管理。支持机关、企事业单位将所属的度假村、培训中心、招待所、疗养院等,通过PPP模式转型为养老机构,吸引社会资本运营管理。鼓励商业地产库存高、出租难的地方,通过PPP模式将存量厂房、商业设施及其他可利用的社会资源改造成养老机构。

  五、银发浪潮中的儿童福利体系建设

  在老龄化社会中,还应特别重视儿童福利体系的建设。针对家庭保障功能弱化、生育政策调整以及人口流动性加大等特点,应大幅提高我国儿童福利在社会保障中的地位。要以满足儿童保护需求为重点,加强国家保护、家庭保护、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等保护型福利制度安排,加快建立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儿童福利体系。

  从应对老龄化银发浪潮来说,应该建立养老的儿童福利体系。当前的重点人群是农村的留守儿童、随农民工进城儿童、城镇低收入家庭儿童。为此,要扩大儿童保障范围,分类设立儿童津贴标准,完善大病救助,为重病儿童提供补助;加大政府投入力度,引导社会慈善力量投入,完善儿童福利行政管理体系。

  六、银发浪潮中的消费结构

  银发浪潮中消费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老年人消费占比大幅度提升。“旅游老人”“候鸟老人”“学习老人”带来大规模的新消费机遇。比如,在医疗消费方面,卫生部卫生统计信息中心一项研究报告提出,即便是按1998年的医疗实际费用支出计算,人口老化带来的医疗需求量负担到2025年将增加47%,如果考虑到各年龄组的医疗费用按GDP年增长率同比增长,我国医疗需求量费用到2025年将达到6万亿元以上,占当年GDP的12%左右。此外,中国“421”人口结构快速步入深度老龄化的阶段,对房地产的发展前景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七、银发浪潮中的文化与伦理

  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对社会伦理和道德信仰有潜移默化的深远影响,这也是一个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我在此引用一首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底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步入老龄化社会,将带来全社会的文化与伦理的影响转变。这是我们应该高度关注的,但现在关注还不够。

  总的来说,要看到一个大的背景,就是当代中国转型的三重奏:一是经济体制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二是产业结构由农业向工业、服务业转变;三是人口结构由年轻向老龄化转变。产业、人口的转型是共性的,体制的转型是特性的,体制的转型深刻影响了产业、人口的转型,同时又基于产业、人口的平台上展开。

  中国转型三重奏在没有现成乐谱的背景下出演,难免有“走板”之处,但主旋律激昂澎湃,震荡四海,为人类文明发展史添写了极为精彩的乐章。如果我们把问题放到这三个大的结构调整中来看,就可以更加清晰地认识很多问题。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中改院与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共同主办的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为主题的2019年中挪社会政策论坛上的背景报告,3月30日,海南海口。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