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中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动力变革(总第1239期)

  时间:2019-05-15

  总第1239期

  2019年4月23日

中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动力变革*

迟福林

  当前,中国正处在经济转型和经济增长的关键时期。从短期看,中国经济确实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着巨大的增长潜力,也面临某些突出矛盾。比如,经济增速有所下降,今年1-2月工业增速和投资增速处于放缓趋势。这有周期性因素,更多的是体制性、结构性矛盾的客观反映。此外,中美贸易摩擦对经济增长预期造成某种负面影响。

  李克强总理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提出:“观察中国经济、判断宏观政策取向,要把时间轴拉长了看,重在看全年、看整体、看趋势”。从整体看,从趋势看,我对中国中长期发展的看法相对乐观。

  一、未来5-10年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大趋势

  未来5-10年,中国经济转型有几个重要趋势。

  1.产业结构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的趋势。中国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按工业化后期的一般标准看,服务业占GDP比重应该在60%以上。2018年中国服务业占比只有52.2%。预计到2023-2025年,中国的服务业占比将从现在的52.2%提高到60%以上。

  2.消费结构由物质型消费为主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的趋势。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是近14亿人消费结构的变化。前几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都是两位数以上,近两年增速有所下降,从2017年的10.2%下降到2018年的9.0%,2019年1-2月份进一步下降至8.2%。既然这两年中国的消费增速是放缓的,为什么却说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呢?其重要原因在于,中国消费结构不断优化升级,正由物质型消费为主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由此将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推动产业变革进程。

  首先,2018年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6.2%,消费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其次,中国食品支出比重已经降到28%,按照经济学的标准,中国已经进入相对富裕的阶段。再次,中国城乡居民服务型消费全面快速增长。根据中改院的估算,目前中国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大约为45%左右,农村居民比城镇居民低10个百分点左右。预计到2025年,中国城乡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将达到为50%左右。如果近14亿中国人平均一半的消费支出用于服务型消费,对全球来讲是巨大的市场潜力,尤其是对以服务型经济为主的欧、美、韩等国家是巨大利好。

  3.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融合的趋势。中国城乡关系正在快速变革,城乡关系既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问题,也是其发展空间所在。2018年,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接近60%,但是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3%左右。预计未来5-1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会提升到65%~70%,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将提升到60%左右。几年前,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大会发言中建议,以居住证制度全面取代城乡二元户籍制度。未来几年,如果中国实现城乡建设用地统一,农村土地资本化进程将明显加快,将释放百万亿级的投资空间。

  未来5-10年,中国在走向高质量发展的进程中仍面临很多结构性矛盾和问题。比如,人口老龄化问题已经成为未来5-10年的突出矛盾。2018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2.5亿人,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达到1.67亿人,占总人口的11.9%。预计到2027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将超过14%。也就是说未来5-8年,中国将由中期老龄化社会向深度老龄化社会过渡。增长与养老,将对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带来严峻挑战,也将带来一系列结构性矛盾。

  二、未来5-1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何在

  在世界经济复杂变化的背景下,在中国经济短期问题与中长期问题交织融合的背景下,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来源于三个方面。

  1.全面开放的进程会越来越快。

  (1)开放结构由货物贸易为主向服务贸易为重点转型。2018年4月10日和11月5日,习近平主席在两次演讲中提出了中国扩大开放的总体战略部署。即从以货物贸易开放、制造业开放为主转向以金融、电讯、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开放为重点。目前,中国已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证券、保险公司也在加快放松股比限制的进程。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适应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趋势,尤其是消费结构转型升级的趋势。2017年,中国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仅为14.7%,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服务贸易增长速度特别快。2018年,中国服务贸易增长11.5%,明显高于货物贸易。因此,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将对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和经济转型带来重大影响。此外,在经济全球化新阶段,服务贸易成为全球多边、双边投资贸易谈判的焦点、重点与难点。中国的开放和转型为维护全球多边贸易体制、促进经济全球化进程带来重大利好。

  (2)“一带一路”由以产能合作为主逐步向以产能合作、服务贸易为重点的转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很多是发展中国家,所以产能合作是首要需求。未来随着欧洲发达国家的参与,服务贸易将成为“一带一路”的重点合作领域。我把“一带一路”概括为三句话:以基础设施为依托,以产能合作、服务贸易为重点,以建立多种形式的自由贸易网络为目标。“一带一路”将逐步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3)打造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新高地。中国政府支持12个自贸区、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在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尤其是明确提出海南加快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进程,要求到2025年,初步形成自由贸易港的政策和制度体系。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不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而是要以服务贸易为主导。服务业的全面开放、高度开放是海南自贸港建设的突出特点。这既是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也是中国走向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求。4月9日,中欧发表联合声明,双方从维护多边贸易体系出发达成谅解。我认为,在中国与欧盟谈判的过程中,中国服务业市场开放、服务贸易开放对欧盟有很大吸引力。

  2.全面深化以竞争中性为原则的市场化改革。以竞争中性为原则:第一,要打破各种垄断,尤其要打破在服务业领域的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实现公开市场、公开竞争。第二,以民营经济发展为重点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从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向做强做大做优国有资本转变,要放大国有资本效应,并将更多的国有资本投入到养老等服务领域。第三,降低企业成本,降低企业税收成本、社会费用成本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为各类企业创造宽松的市场环境。

  3.以保护知识产权为重点优化营商环境。中国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取得明显进展,世界银行去年公布的营商环境排名中,中国由78位跃升至46位,提高了32位。中国营商环境的大幅改善,主要得益于:

  (1)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李克强总理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强调,要让严重侵权假冒者承担付不起的代价。4月9日,中改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举办了司法体制研讨会,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罗东川一再强调,鼓励各地设立知识产权法院,从法律上严惩各种侵权案件。

  (2)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真正实现公平竞争。今年6月底之前,中国将再次修订发布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条目,扩大增值电信、医疗机构、教育服务等现代服务业以及交通运输、基础设施、能源资源等领域的对外开放,只做减法、不做加法,而且“非禁即入”将得到全面落实。中国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数量由2015年的122项缩减至2018年的45项。

  (3)推进制度化、法治化建设进程。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外商投资法》,中国政府已启动配套法规制定工作,以细化《外商投资法》确定的主要法律制度,形成可操作的具体规则,确保明年1月1日与《外商投资法》同时实施。中国营商环境建设进入以知识产权保护为重点的制度化、法治化新阶段。

  三、关键是推进“二次改革”

  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各方面高度关注中国下一步的改革方向。我和我的团队正在承担的一个重要课题是《二次改革》。初步认为有三个大问题:

  1.开放是当前中国最大的改革。中国开放的大门会越开越大,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坚定地扩大开放,坚定地以服务贸易开放为重点来扩大开放领域,以此提升中国经济发展潜力,促进经济转型,并倒逼中国市场化改革。

  2.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以竞争中性为原则的目的就是要使市场真正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3.以思想大解放实现改革大突破。在各种利益关系掣肘改革的背景下,没有新的思想大解放,就不会有新的动力变革,也不会有全面深化改革新的突破。

 

中改院院长迟福林在韩国回答现场提问*

  一、在结构性变革的趋势中观察中国经济的短期矛盾

  1.探索利用法定数字货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不久的将来,在数字货币有所突破的前提下,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将会明显改善。货币自由兑换是自由贸易港的基本要素,现在正在探讨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货币自由兑换问题。如果使用人民币进行自由兑换,那么货币监管就成为中国金融领域的一大难题;使用港币也会引起一系列问题。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是否有可能成为解决两难问题的出路,目前相关方面正在研究探讨。

  2.中国进入“消费新时代”

  现在中国关于消费统计的主要指标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主要是统计物质型商品消费,在服务型消费的统计上是不够完整的。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持续下降,由2017年的10.5%下降至2018年的9.0%,再降至2019年1-2月的8.2%。但是,中国消费结构的变化,尤其是服务型消费全面快速增长,将带来投资结构、产业结构的重大变革,并为技术应用提供巨大市场。比如,近两年中国信息消费增速保持在15%左右。所以,消费是生产者的生产,消费升级是一个大趋势。目前,欧美国家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为65%~70%左右,中国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仍不足50%。未来5-10年,中国服务型消费的快速增长将为全球带来巨大的市场,而且为中国服务型经济发展提供巨大空间。所以,消费结构的变革是一场革命。我在去年首次提出了“消费新时代”的概念,即当前中国居民的消费不仅是为了填饱肚子,更是追求美好生活的需要。

  3.以开放服务业市场推动经济中长期增长

  服务进口首先是适应中国国内消费者服务型消费快速增长的需求。虽然中国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但是服务产品供给仍然远远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服务贸易的开放,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重要的作用:首先,很多专业的服务提供商将会选择落户中国;其次,服务进口将倒逼中国服务业企业提高自身发展水平。比如,若能引入欧盟的药品标准,虽然短期内会对中国药企产生冲击,但从长期来看,有利于药企转型升级。最后,中国服务业市场的规模大、发展快,应站在中长期发展战略的角度考虑服务贸易的赤字问题。

  二、中美关系转型是全球性问题

  当前,中国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已经高度融合。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同时促成中美贸易谈判,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去年4月中旬,新华社记者采访我时,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我讲了三句话:

  1.长期大于短期。中美贸易冲突是一个长期问题。从历史上看,当苏联GDP达到美国2/3的时候、当日本GDP达到美国2/3的时候,与美国的贸易冲突都难以避免。当前,中国GDP总量已达到美国的2/3。中美双方需要从全球利益、各自利益出发,寻求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中国坚持主动扩大开放,中美对话协商,双方就不会掉入所谓的修斯底得陷阱。

  2.间接大于直接。中美贸易谈判开始主要是围绕关税问题,但远超出关税的范畴。2018年,中国关税总水平已降至7.5%,关税在全球贸易中的分量越来越轻。未来,在一定背景下、在一定领域内,零关税将是一个大趋势。所以,超越关税的其他间接问题,可能是中美谈判的核心问题。

  3.多边大于双边。中美经济合作对全球极为重要,但是G2很难,不应以牺牲多边原则、牺牲经济全球化大原则来谈中美关系。中美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重要的是积极构建以新多边贸易体制为重点的全球规则。所以,解决中美问题的大目标,就是推动以多边为基础的新的经济全球化。

  三、中国经济转型为中韩经贸合作带来重要机遇

  1.中国是韩国最大的市场。中国大市场使中韩合作大于竞争的局面长期存在。尤其是在中国服务贸易快速增长的背景下,中韩服务业的合作大于竞争。中国开放的大市场将为韩国服务出口带来巨大的增长空间。

  2.适应中国经济转型、动力变革趋势,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强中韩合作。当前,全球服务贸易快速发展是大趋势,中韩合作应适应这个大趋势,把服务贸易作为中韩提升合作水平、提升自由贸易水平的重点。

  3.以服务业项下合作的率先突破,提升中韩整体服务贸易合作水平。中国游客占赴韩国旅游的外国游客总数的31.6%,是韩国第一大游客来源国;海南岛是中国目前医疗最开放的地区。如果韩方能在旅游、美妆、整容等方面与海南合作,将对中韩产生重要影响。

  4.发挥韩国在区域合作中的重要作用。首先,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中,韩国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中日韩自贸水平提升,中韩合作水平也会有所提升。其次,在东北亚区域合作中,韩国可以发挥积极作用。目前,各方高度重视东北亚区域合作。我所在的中改院在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成立了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去年研究的课题之一就是东北振兴与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进程。尽管朝鲜半岛统一不是短期问题,但半岛局势缓和的趋势为东北亚经济合作提供了重要机遇。所以,以中韩合作共同推进南北经济层面的合作进程,是具有一定可行性的。

  四、加快制造业服务化转型

  中国制造业转型的方向是制造业服务化。德国是制造业强国,有两个数字比较重要:第一,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70%,而目前中国服务业占比仅为52.2%。第二,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为70%,目前中国以研发、物流、金融为重点的生产性服务业占比不足50%。未来中国制造业转型的重点,是由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

  五、在多边规则下解决双边问题

  双边合作固然非常重要,比如中欧的双边合作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尤其是对中国消费结构升级很重要。但是,任何的双边合作不能以牺牲多边合作为代价,即使是中美双边合作也不能牺牲多边原则。不能仅以双边立场、仅从自身角度考虑来制定规则,必须将双边问题放在多边中解决,以有利于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六、推进以“一带一路”为重点的中韩合作

  1.在经济全球化面临新情况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是有利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有人给“一带一路”打上地缘政治的标签,认为“16+1”是破坏一个欧洲,但从实际效果来看,“16+1”是完全有利于欧洲发展的。

  2.如果韩国与中国能够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有利于挖掘市场潜力,更有利于南北问题的解决。如果通过中韩的努力,在与朝鲜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能合作上前进一步,这对未来南北合作极为重要。

  3.海南岛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任务是做好“海上文章”。在三亚建造邮轮母港,就是要加强泛南海经济合作,并寻求海南自身的发展;这也是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的重要目标。如果邮轮旅游实现重要突破,将推动海洋环保、海洋基础设施等多方面的进展,并对泛南海的和平与合作带来重要影响。

  七、让更多的人在改革中受益

  我在2011年出版的《民富优先》一书中提出,让更多人在改革中获益,是中国改革的重要目标。第一,对中国来说,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可能是重要的问题。只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才有未来更长远的、更稳定的收入增长。第二,政府应在提高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上承担更大的责任,政府要成为基本公共服务的提供主体。第三,实施必要的、符合实际的政府调控。根据各地区不同的发展水平,确定最低工资标准。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中国经济的创新动力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上的主题发言,2019年4月11日,韩国首尔。

  *本文系迟福林教授应邀赴韩为“第三届中韩知名人士教育培训课程”授课并回答现场提问,2019年4月11日,韩国首尔。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