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经济转型趋势下的经济增长(总第1242期)

  时间:2019-05-24

  总第1242期

  2019年5月3日

我国经济转型趋势下的经济增长*

迟福林

  我国是一个转型大国,在当前内外环境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抓住我国经济增长的基本性、全局性问题,需处理好短期与中长期、内需与外需、开放和改革的关系,以扩大开放和深化改革释放增长潜力和市场活力,由此赢得主动、赢得未来。

  一、既要看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又要看中长期经济增长趋势

  从短期来看,我国经济增长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面临两难多难问题增多的复杂局面;但从中长期来看,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着巨大的增长潜力,并为解决两难多难问题提供重要空间。

  1. 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GDP年均增长9.4%,随着经济体量不断增大,GDP增速放缓的态势明显。金融危机后的10年来(2009-2018),我国GDP年均增长7.8%,比前30年的平均增速下降了2.2个百分点;其中,2013-2018年,我国GDP年均增长7%。另一方面,部分宏观经济指标仍面临下行压力。例如,2019年1-3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01871亿元,同比增长6.3%,增速比2018年同期下降1.2个百分点。

  2.中长期经济转型蕴藏着巨大增长潜力。经过40年改革开放,我国总体上进入工业化后期,经济转型升级呈现历史性特点。一是我国经济转型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市场空间。未来10年,我国第三产业占比有望从当前的52.2%提升到65%左右;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有望从当前的45%左右提升到60%左右;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有望从43.37%提升到65%左右。随着我国产业结构、消费结构、城乡结构等转型,内需潜力叠加可达20万亿美元以上,将支撑未来5-10年5%-6%左右的经济增长,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然保持在25%-30%左右。二是以释放经济转型的巨大内需潜力尽快形成中长期的良好预期。初步测算,如果我国最终消费率达到60%左右,消费规模将达到45-50万亿元人民币左右,新增市场空间将达1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如果服务业占比达到65%,将带来4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投资空间;随着乡村振兴与新型城镇化融合发展,将直接带动近百万亿元人民币左右的投资与消费需求,成为中长期发展的“最大红利”。三是经济转型升级不仅决定增长速度,而且决定增长质量。一方面,经济转型升级有助于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例如,2018年,我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带动的新增就业规模达到210万人左右,就业弹性系数是5年前的1.6倍。另一方面,我国内需潜力的释放将为创新创业提供新的市场空间。

  3.关键是以全面深化改革激发市场活力。无论是化解短期矛盾,还是实现中长期经济转型升级,关键在于以全面深化改革激发市场活力。首先,要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从现实情况看,民营经济活力不足,既有短期政策的影响,更有市场化改革不到位等深层次体制机制原因。例如,由于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民营经济难以成为服务业发展的主体。2018年上市公司结构表明,民营企业在大多数服务业领域的占比不足50%,在交通运输等领域占比不足30%。为此,要打破各种垄断,尤其要打破在服务业领域的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有效释放市场活力,使民营经济在市场需求引导下有效投资,把潜在的增长动力转化为现实的经济竞争力。其次,要以公开市场、公平竞争为重点优化营商环境。在降成本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注重形成公开市场、公平竞争的大环境,要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并建立与之相适应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加快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优化国有资本配置,将更多国有资本配置在公益性领域,为民营企业拓展更大发展空间;以土地要素为重点深化市场化改革,建设城乡统一用地市场,促进城乡要素双向流动;加大政府采购服务的力度,推动政府采购公开平等。第三,要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着力大幅降低企业税收负担、社保费用负担,以支持民营企业渡过难关、发展壮大;着力解决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相匹配的普惠金融问题,降低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着力破除能源、交通等领域的垄断格局和利益藩篱,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第四,要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以《外商投资法》通过和目前已启动的配套法规和规章制度制定工作为标志,我国营商环境建设从提高办事效率正在转向以知识产权保护为重点的制度化、法治化建设的新阶段。

  二、既要看消费增速放缓,又要看消费结构升级蕴藏着的巨大增长潜力

  经过40年改革开放,我国进入“消费新时代”,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尽管当前消费增速有所放缓,但消费结构升级趋势明显,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增长潜力。此外,未来几年消费结构升级在优化投资结构和外贸结构中的作用将进一步凸显。

  1.消费增速逐渐放缓。改革开放40年来(1978-2018),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4.7%。国际金融危机10年来(2009-2018),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2.4%;近5年来(2013-2018),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9.4%。2019年一季度,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进一步放缓,降至8.3%。另一方面,人均消费增速有所下降。1978-2017年,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年均增长7.9%。2013-2017年这一数字为7.2%,比2009-2012年的平均水平下降2.7个百分点。

  当前,消费总额和增速下降既有物质型消费增速放缓的因素,更有服务型消费“有需求、缺供给”矛盾的制约。目前,我国文化消费潜在市场规模约为7100亿美元,而实际文化消费规模仅为1500亿美元,存在巨大的文化消费缺口;又如,我国老年用品市场需求达2400亿美元,但市场供给仅为600亿美元。供给与需求错位的根源在于服务业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总的来看,我国在生产物质型消费产品的制造业领域基本实现了“市场决定”,但在服务业领域仍存在着某些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的突出问题,由此造成服务型消费产品供给数量不足、质量不高、结构不合理的突出矛盾。

  2.我国开始进入“消费新时代”。当前,消费开始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0-2018年,我国最终消费额由19.9万亿元人民币增至45万亿元人民币以上,年均增长10.7%;对GDP增长的贡献率由44.9%上升到76.2%,消费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此外,居民消费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突出表现在物质型消费下降,服务型消费全面快速增长。2018年,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服务型消费占比为44.2%,比2017年提高1.6个百分点。其中,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增速(11.2%)、人均医疗保健消费增速(16.1%)等,明显快于食品烟酒(4.8%)和衣着(4.1%)等的消费增速。

  预计未来5-10年,如果我国最终消费率将由目前的53.6%提高到60%左右,届时消费规模将达到10-15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消费潜力释放将为中长期可持续增长提供动力。由此,近14亿人消费大市场是我国经济增长的最大“王牌”。重要的是,我国消费潜力释放将是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重大利好。2013-2016年,按照不变美元价格计算,我国最终消费对世界消费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23.4%,居全球首位。估计2016-2021年我国消费增长量将高达1.8万亿美元,这将对全球经济增长产生重大影响。

  3.关键是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进程。面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的历史性变化,服务业市场开放既是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一个重大举措,也是我国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扩大服务型产品的有效供给,是消费结构升级引领投资结构和供给结构升级的重点,也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啃下的“硬骨头”。当前,教育、医疗、健康、文化等服务业领域仍存在市场准入门槛过高等问题,要在服务业领域全面放开社会资本市场准入,取消某些不合理的经营范围限制,使社会资本逐步成为服务业市场的主体力量。要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为重点加快公共服务业市场开放。适应近14亿人公共需求变化的大趋势,要把形成多元供给主体、多元竞争主体作为发展和完善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基本目标。

  三、既要看货物贸易增速下降特点,又要看服务贸易快速增长态势

  革开放40年,是我国不断融入经济全球化的40年。中国作为新型开放大国,判断我国宏观经济形势,既要考虑短期货物贸易增速下降的特点,更要考虑到经济转型趋势下我国服务贸易快速增长的态势。

  1.货物贸易增速下降。改革开放40年来(1978-2018),我国货物贸易年均增长14.5%,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额的比重由0.8%提升至13%左右。国际金融危机10年来(2009-2018),我国货物贸易年均增长8.5%,比前30年的平均增速下降了8.9个百分点。近5年来(2013-2018),我国货物贸易年均增速2.1%。

  2.服务贸易呈现较快增长趋势。一方面,服务贸易增速明显快于货物贸易。2012-2018年,我国服务贸易年均增长8.6%,是货物贸易增速的2.9倍,是对外贸易整体增速的2.4倍。一方面,服务贸易占比不断提高。2012-2018年,我国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由11.1%提升至14.7%,开始成为对外贸易新的增长点。

  3.加快形成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高水平开放新格局。从全球看,2010-2017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速低于服务贸易增速2.2个百分点。全球服务贸易占比由2010年的20%上升至2018年的近24%,更重要的是服务贸易对货物贸易的直接带动作用至少达到30%以上。随着服务贸易在全球自由贸易进程中的作用和地位不断提升,服务贸易已成为多边、双边贸易投资协定的焦点。从国内看,当前服务贸易发展滞后于经济转型趋势。2018年,我国服务贸易占外贸总额的比重仅为14.7%,比全球平均水平低了近9个百分点。为此,要加快形成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新格局,推动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争取到2020年,服务贸易总额达到1万亿美元以上,占对外贸易的比重超过20%,占全球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达到10%左右,初步形成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对外贸易新格局。一是对标国际经贸规则,大幅提升服务贸易开放度。要以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实现服务贸易开放的重要突破,在缩减负面清单数量的同时,需要进一步细化负面清单配套管理措施,提升可操作性与透明度。二是推进“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与服务贸易的融合发展。“一带一路”应以基础设施为依托,以产能合作和服务贸易为重点,以构建自由贸易区网络为目标。2017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服务贸易额占其贸易总额的比重仅为8.2%。改变这一格局,需要通过服务贸易合作,优化提升区域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引领和促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能合作,进一步推动发达国家的资本、技术、智力、服务等优势与发展中国家的资源、劳动力、市场潜力等优势有效对接,释放全球经济增长的“聚变效应”。三是积极探索实行服务业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从不同区域的特定优势出发,重点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以教育、健康、医疗、旅游、文化、金融、免税购物、会展为重点的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试点。四是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例如,以服务贸易为主导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2018年海南服务贸易总量仅为香港2017年的1.6%,新加坡2017年的0.8%。未来,海南需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主动对标国际最新经贸规则与政策制度,实现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重大突破。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由中国驻韩使馆和21世纪韩中交流协会等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中韩知名人士教育培训课程”上的授课,2019年4月11日,韩国首尔。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