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民富优先”,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时间:2011-01-01

日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组织了《发展方式转变背景下的“十二五”改革选择———2010年中国改革问卷调查》,其目的是客观评估“十一五”改革进程,预测和判断“十二五”改革形势。据了解,尽管受调查人群数目不大,但人群结构值得关注,其中,中央及地方党政机关专家占26.83%,高校及研究机构专家占64.63%,其他方面专家(包括企业和媒体)专家占8.54%。

 这份受众相对高端的调查报告,带给我们哪些信息和启示?

 大部制改革有进展,但在落实行政范围内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协调、相互制约方面,没有实质性突破,距离目标还很远。 

 大家之所以对群体性事件保持高度关切,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经济风险方面我们还有一定的处理能力,而在社会风险的处理上还缺少成熟的经验。 

 各级政府都在提“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其实这是全社会的事情,是企业的事情,政府要聚精会神改善民生,搞公共服务。

 1

 收入分配改革:最滞后,也最可能突破

 您认为,与预期相比,“十一五”改革相对滞后的是(请选三项):

 选项 频数 比重

 A、收入分配改革 205 85.42%

 B、行政体制改革 150 62.50%

 C、社会体制改革 102 42.50%

 您认为,“十二五”改革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是(请选三项):

 选项 频数 比重

 A、收入分配体制改革 156 65.00%

 B、资源性产品等要素市场改革 119 49.58%

 C、财税体制改革 107 44.58%

 【权威解读】

 新京报:这两组数据放在一起很耐人寻味,与预期相比,认为“十一五”改革相对滞后的领域分别是收入分配改革、行政体制改革和社会体制改革。而认为“十二五”改革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领域分别是收入分配体制改革、资源性产品等要素市场改革和财税体制改革。“收入分配改革”两次排名都是第一,您怎么看?

 迟福林:一方面,这说明大家反映“十一五”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并且普遍认为“十一五”时期收入分配改革没有取得实质进展,这是一个基本的评价,这也应该成为“十二五”一开头就必须要解决的事情,也很可能成为“十二五”改革开局之年的重头戏。年初,这项改革方案会推出来。

 新京报:行政体制改革的相对滞后,仅次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为什么?

 迟福林:“十一五”期间,大家对行政体制改革寄予很大期望。“十一五”推出了以大部制为重点的行政体制改革,这个改革有进展,但是形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比如说有些部门合并了,但是合并以后的大部制本来是要按照中共十七届二中全会决议,要建立行政体制范围内既相互协调又相互制约的体制机制,也就是我们要进行行政范围内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分”改革。

 可是,实际上只搞了大部制,在落实行政范围内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协调、相互制约方面,没有实质性突破,甚至还没有真正破题,距离中央提出的目标还相差很远。

 新京报:62.50%的专家认为“行政体制改革”滞后,可是只有15.42%的专家认为“行政体制改革”最有可能取得突破,问题在哪?

 迟福林:这涉及到一个利益调整,现在的情况是GDP优先的发展理念根深蒂固,这种根深蒂固的发展理念又与地方、部门的利益直接结合在一起。如果禁止地方政府搞土地批租,他会说我地方财政怎么保障。

 所以,如果行政体制改革没有一个政治体制改革,尤其是没有干部选拔机制和财税体制改革作为两个基本前提,行政体制改革很难突破。

 

来源:新京报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