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院官网 院官网-简报

建言改革:中改院30年的追求与奉献

时间:2021-10-10 13:27 来源:中改院

总第1436期

2021年10月3日

建言改革:中改院30年的追求与奉献

——《改革开放建言录》《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言录》

《迟福林改革研究文选》新书发布会部分发言摘登

编者按:

2021年9月29日下午,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改院)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建言改革——中改院30年的追求与奉献”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正式发布中改院30年改革研究成果《改革开放建言录》《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言录》以及迟福林教授新著《迟福林改革研究文选》。现将部分发言摘登如下:

  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吴昌元:

当前,海南是自由贸易港建设的一块热土。应该说,海南目前是经济繁荣度相对比较低的一个地区,物质的贡献还非常有限。但是,在精神方面、在改革思想方面,中改院有建树,我认为这是中改院对海南的一份独特贡献。今天,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中改院30年学术研究成果《改革开放建言录》《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言录》《迟福林改革研究文选》,在建党百年之际、在改革开放发展的关键阶段推向思想界、理论界,推向广大社会,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我从1995年从北京到海南工作,担任副省长时就联系中改院,伴随中改院有20多年了,很有感触。

第一个感触,30年来,中改院的改革开放研究、建言紧紧扣住了国家和海南省改革发展的进程,坚持了问题导向。福林同志带领中改院的团队,不论改革面临什么形势,都坚持问题导向的客观研究,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中改院正是因为坚持了问题导向,坚持前瞻性研究,坚持建言改革,对推动国家和海南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第二个感触,福林同志确实做到了身先士卒、充分调研。福林同志的工作时间远远超过我们体制内一般的上下班的概念。除了吃饭睡觉,他都在想他的课题,想中改院的工作怎么推进、怎么拍板、怎么按年和月的时序衔接好,而且经常处在空中打的、紧密衔接的状态。这一点对于一个年纪70岁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他能做到。他的事业心、责任心很难得,我认为是“耿耿忠心、日月可鉴”,有时真是“以命相搏”,来做好自己的事业。所以这一点我非常有感触。带头人是非常重要的,到现在为止福林同志还是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

第三个感触,中改院率先“吃螃蟹”,坚持以改革精神来办院。中改院每天在讲改革发展,自身先做到了。理论上政府通过购买社会服务来开展研究,但是实际上各级程序操作起来,不是简单的事情。但是机构要运转,怎么既控制成本又吸引人才来推进和维持院的运转,福林同志是动足了脑筋,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所以,我认为有关部门要认真总结,对于社会研究机构怎么样扶持一把,使其能够很好地成长起来,这对于国家决策和发展是很有好处的。

中国证监会原纪委书记李小雪:

我认识老迟、中改院有30多年时间了。90年代初资本市场的萌发阶段,海南省是立了大功了。给我感触比较深的是海南的四家企业到深圳交易所上市,这是深圳交易所初创时最早的异地上市,而且是经国务院正式批准的异地上市。我们和人民银行、财政部几个部委的同志到这四家企业,那是最早到企业做规范化,这给后来出台关于全国股份制文件规范的意见打了底子。怎么去基层摸情况,怎么做具体工作,那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到了1992、1993年,老迟也提到了,成套文件出来了以后办培训班也是在中改院。这两次培训班对全国最初的股份制和资本市场的推动作用巨大,一个是政策问题,一个是干部培训问题。最早一批股份制企业为海南省积攒了最早的一批企业资本。当时我们的统计口径是100多亿,对稳定当时形势、培养一批骨干企业起了很大作用。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改院在全国的改革史上是有很大地位和作用的。老迟也确实如他说的,对改革一往情深,和他见面都谈改革的事、改革的政策、改革的全局等等这方面,对我来说也是很有教育意义的。作为我们在北京工作的同志,受这方面的熏染、受这方面推动。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

第一个关键词是厚重。我计算了一下,我做了点功课,我们今天拿到的这三套书五本一共是303.3万字,也很有意思。文章比30年早,我看了看迟院长第一篇文章是1984年开始写的。1984年到现在37年了,数量是很可观的。出版社层次高,不但国内关注、海外也很关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的书在海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国内出版社第一,哈佛、耶鲁都收藏。

第二个关键词,起点。我仔细看了一下书里的内容,院的东西是从1991年开始,但是迟院长个人的成果是从1984年开始。所以我今天很有感慨,中国改革史的研究者们应该很好地研究中国历史上的1984,这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年份。

第三个关键词,国际。今天我们研究讨论中国的改革,改革的国际意义怎么把握、怎么评价?从国际的视角来看我们中国的改革,我觉得它的国际意义还需要进一步地挖掘,我们视野应该放在这。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

我想说30年确实不容易,它见证了一段历史。中改院在研究上有重大的突破,这是很令人羡慕的。几百万的著作出版,还有那么多研究报告。尤其是吴省长讲,在海南这个地方研究条件是很差的,要有研究成果,特别是中国改革这么一个关键时期提出意见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还不像一般的学术研究机构,它是要对改革进程和形势以及改革的步骤有准确把握,这不是一个对历史考古的过程,而是变成一个对未来的预判,是很难的一件事。而且有很多路是没见过、没走过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包括像小雪说的股份制,当年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真是30年趟出一条路,这些成果非常令人敬佩。

从这个角度,我有三句话想讲:第一点,中改院的改革研究是为了改革服务,正因为这样才能够有成就。换言之,中改院的成功就是中国改革的成功。第二点,中改院在研究机构来说,确实是以改革的办法办院的。吴省长讲到这是独立办院,我们当研究所所长、研究院院长,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条评价,我们那些中途不行、夭折的,也是因为它的短板。与此同时,他们也是创造了一条新的研究方法、研究体系,就是“小机构、大网络”,用社会资源在做研究。这是从现代治理研究中不断试出的路,而不在象牙塔中间讨生活。我想还有开放办院,尽管在80年代就提出来了,但是走到今天、走成功的也是很难的。这条路趟出来,有一套体制的保证、一套机制的保证,应该保留它,这是未来可持续、行稳致远的一个体制基础。第三点,福林是我的老朋友了,对他个人我也感到敬佩。像刚才吴省长讲的,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痴心不改,而且对改革是一往情深,不仅一往情深,而且身先士卒、鞠躬尽瘁。真正做到以改革为己任,说到很容易,做到很难的,要从一丝一毫做起。中改院这30年点点滴滴不断聚集起来的这种情怀,是未来值得继承、发扬下去的。今天这个发布会是中改院30周年活动之一,我衷心祝愿中改院30周年生日快乐。

  中国南海研究院创始院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副院长吴士存:

第一点,祝贺。其实这套书来之前我们只看了一个目录,没想到书已经放在我们的面前了,沉甸甸的,确实它是智慧、汗水辛劳的积聚。

刚才魏主任也讲了,迟院长是改革研究的贡献者、智库建设的引领者,我想我可能再抬高一点,迟院长可能是改革领域出思想的人。迟院长是改革思想者,还是社会活动者。没有很强的社会活动能力,要把这些重要的涉内涉外的活动整合起来,谈何容易?他的团队到现在才38人,以前团队可能更小。第二个,实干家、实业家。尤其我也亲身经历,在海南这片土地上干出来,很难。没有企业家的精神,也不可能做到白手起家。

第二点,羡慕。两个月前才交的书稿,到最后出版303万字成果化的东西。而且我翻了一下目录,这几本书确实是高品质的出版。出版社选得好,高效率。我相信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一定有个非常高水平、专业化的出版团队。

第三点,期待。期待中改院在30年的新起点,下一步更加辉煌,期待更多的研究成果,包括改革开放史的研究,将来完全把它成果化,将是非常宝贵、珍贵的史料。

第四点,感谢。我要感谢迟院长,30年前我从南京大学到海南工作,第一个单位就是海南省的体改办,迟院长当时是主持工作,可以说这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报刊社总编辑丁茂战:

第一个体会,中改院是中国改革开放一面旗帜,迟院长是旗手。我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是一个最大的受益者。中改院这个民间智库能做到今天这个份上,恐怕在座的80后、90后、00后是没办法体会的,为什么?这一代人是依托父母的财富可以躺平的。迟院长这一代,包括像我们这一代人,在艰苦年代走到今天,有这样的情怀、有这样的报国志愿,才有这样执着的努力。第二个体会,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到了今天,不容易。第三个体会,中改院三十而立。经过迟院长和同志们30年的奋斗,中改院积累了经验、积累了成绩,也找准了自己的大的战略方向。更重要是,今天的中改院又立在中国新的最前沿的地带——海南,所以中改院会大有作为。衷心祝愿我们中改院走得更好。

国浩律师事务所创始暨执行合伙人、中改院-国浩自贸港法律研究院院长李淳:

我想我的主题词就是两个字“记忆”。为什么我说用“记忆”这两个词呢?我觉得非常符合两个元素:一个是追求,一个是奉献。这个书的厚重不仅仅在于五本书,不仅仅在于300多万字,这本书可以讲是一本教材。感谢迟院长这么多年低着头拉车拉到30年,“改革先锋谁堪任,智库楷模唯属君”。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首页
相关
顶部